上海WTO事务咨询中心

全球贸易投资研究咨询中心
世界产业运行研究咨询中心
首页>WTO动态研究>USTR发布美在重启NAFTA谈判后的基本目标

USTR发布美在重启NAFTA谈判后的基本目标

17-08-14

2017年7月17日,美国USTR发布了其《北美自由贸易区协定》(NAFTA)谈判目标,该报告介绍了美国在重启NAFTA谈判后的基本目标,包括货物贸易、TBT、SPS、原产地规则、良好监管实践、服务贸易(包括金融和电信)、数字产品与服务、数据自由流动、投资、国有企业问题等各个方面。

一、货物贸易

在货物贸易方面,USTR致力于通过NAFTA重新谈判来实现:

  • 提高美国与NAFTA国家的贸易平衡,减少贸易赤字

   工业品

  • 保持现有的工业品免税市场准入,并加强纪律要求以解决限制美国向北美自由贸易协定国家出口的非关税壁垒。
  • 保持对美国纺织品和服装产品的免税准入,并寻求在考虑到美国的进口敏感性的同时,提高美国纺织品和服装产品出口的竞争机会。
  • 提高与关键产品部门的监管兼容性,包括在适当的情况下通过监管合作,来减轻在监管方面差异性带来的负担。

   农产品

  • 维持现有农产品的免税市场准入。
  • 在北美自由贸易协定国家扩大美国农产品的竞争市场机会,实质上相当于通过减少或取消剩余关税,给予外国出口产品进入美国市场的竞争机会。
  • 寻求消除美国农产品出口的非关税壁垒,包括歧视性贸易壁垒,限制关税配额管理,其他不合理的措施,不公平地限制美国商品进入市场,比如交叉补贴、价格歧视和价格下跌。
  • 为美国进口敏感农产品提供合理的调整周期,在启动关税削减谈判之前,与国会就这些产品进行密切磋商。
  • 提高与关键产品部门的监管兼容性,包括在适当的情况下通过监管合作,来减轻在监管方面差异性带来的负担。

    原产地规则

  • 根据需要,更新并加强原产地规则,以确保北美自由贸易协定的好处可以用于那些真正产自美国和北美的产品。
  • 确保原产地规则能刺激对美国和北美的货物和材料的采购。
  • 建立原产地程序,简化原产地规则的认证和验证过程,提高规则执行力,包括对纺织品原产地规则的执行。
  • 促进与北美自由贸易协定国家之间的合作,以确保符合原产地规则的货物能够从NAFTA中获益,防止偷税漏税,并打击海关违法行为。

二、包括电信和金融的服务业贸易

    服务贸易

  • 确保北美自由贸易协定国家为服务贸易提供公平和开放条件的承诺,包括通过:
    • 适用于所有服务领域的规则,包括禁止:
      • 对外国服务供应商的歧视
      • 对市场中服务供应商数量的限制
      • 要求跨境服务供应商必须寿险在当地建立实体机构
  • 专门的行业规则,包括帮助美国快递业供应商在NAFTA国家建立公平竞争的环境的规则。
  • 如果需要在关键规则中产生例外,那么在一个负面清单基础上,谈判只能是尽可能最少的例外,且保证对美国公司的影响最小。
  • 提高NAFTA国家监管程序的透明度和可预测性。

   电信业

  • 通过透明的监管和独立的监管机构促进市场准入,来促进电信服务的竞争性供应。
  • 确保提供合适的网络通道让电信供应商可以互相联系,并提供获取实体设施和稀缺资源的通道。
  • 制定保护电信服务供应商选择技术的规定

    金融业

  • 为美国金融服务供应商提供更多的竞争市场机会,以获得更公平、更开放的金融服务贸易条件。
  • 提高金融业监管流程的透明度和可预测性。
  • 确保北美自由贸易协定国家不采取措施限制跨境数据流动,确保不会要求使用或安装本地计算设施。

商品与服务电子贸易和跨境数据流动

  • 保证承诺不会对电子产品(例如软件,音乐,视频,和电子书)收关税。
  • 确保电子产品的非歧视待遇,并保证这些产品不会因产地而受到政府的歧视。
  • 制定规则,确保北美自由贸易协定国家不采取限制跨境数据流动的措施,确保不要求使用或安装本地计算设施。
  • 制定规则,防止政府强制要求公布计算机源代码。

三、投资

在投资方面,USTR认为,NAFTA重新谈判应继续推进北美地区的投资自由化,敦促加拿大与墨西哥按照美国现行法律原则和实践来保护投资者的利益,具体包括:

  • 制定规则,减少或消除美国在北美自由贸易协定国家所有部门的投资壁垒。
  • 保证美国投资者在NAFTA成员国中的重要权利与美国现行的法律原则和做法相一致,同时确保NAFTA国家投资者在美国没有获得比国内投资者更大的实质性权利。

四、国有和国家控制企业

在国有企业或国家控制的企业方面,USTR认为,NAFTA重新谈判应基本实现:

  • 在政府所有权或政府控制的基础上,通过所有权利益来界定国有企业,包括通过少数股权控制的情况。
  • 保留支持国有企业提供国内公共服务的能力。
  • 确保国有企业在购买和销售商品和服务方面获得非歧视性的待遇。
  • 确保国有企业在采购和销售方面符合商业方面的考虑。
  • 确保强有力的补贴规则适用于国有企业,规则包括但不限于WTO关于补贴和反补贴措施(SCM协定)中的规定。
  • 要求国有企业不会通过补贴规定对另一方造成损害。
  • 要求国有企业不会通过补贴国有企业投资对另一成员国的国内产业造成损害。
  • 确保对国有企业、特定垄断企业,和私营企业的公正监管。
  • 赋予法院管辖外国国有企业商业活动的权利(即有限的主权豁免)。
  • 允许成员国要求获得与政府所有权,政府对某企业的控制程度,以及政府对其支持的程度相关的信息的权利。
  • 根据WTO补贴与反补贴协定(SCM协议)附件5,建立事实调查机制,来帮助解决与国有企业诉讼有关的证据问题。

五、货币

对于美国国内较为关注的汇率操纵问题,USTR在报告中认为,NAFTA重新谈判将主要通过适当的机制,确保NAFTA成员国不会操纵汇率,以防止其从支付方式调整中获益或获取不公平的竞争优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