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WTO事务咨询中心

全球贸易投资研究咨询中心
世界产业运行研究咨询中心
首页>WTO动态研究>欧盟立法者对特朗普贸易政策态度愈加强硬

欧盟立法者对特朗普贸易政策态度愈加强硬

17-12-06

欧洲议会(European parliament)的一些成员呼吁欧洲委员会(European Commission)采取积极措施,以应对特朗普政府的“美国第一”(America first)贸易政策,尤其是如果美国商务部最终决定将庞巴迪(Bombardier)列入反倾销和反补贴税名单。

议会国际贸易委员会(International Trade Committee)的两名成员戴维•马丁(David Martin)和裘德·科顿达林(Jude kirton - darling)在周四的一次INTA会议上表示,如果欧盟仍是特朗普政府的主要目标,欧洲委员会(European Commission)将考虑对美国采取报复性措施。马丁和科顿达林是议会第二大政党——社会民主党的成员。

马丁在援引美国采取或可能采取不利于欧盟的行动后表示:“我仍然认为,我们现在需要考虑以欧盟的名义对美国实施报复。”他还援引了美国商务部对庞巴迪(Bombardier)的首次征税,对西班牙成熟橄榄进口的持续反倾销和反补贴调查,以及商务部对钢材进口是否对国家安全构成威胁的调查作为佐证。

“我们不应该袖手旁观,放任美国人这样对待我们,”马丁接着说。“我们可以知道特朗普尊重他的对手,所以我认为我们必须给予有力回击。”

马丁说: 这种“美国第一”的做法 “将碾压许多其他国家,除非我们能一起反对它。”

欧洲应该在与特朗普政府的交易中采取积极的态度,而不是为了避免冲突而默许美国的要求。

科顿达林引用乔治·布什(George W Bush)政府曾经要对欧盟钢铁征收关税的威胁的案例,称只有当欧盟威胁要对佛罗里达州的橙子征收关税后,美国才做出了让步。她说,欧盟必须及早进行共同行动,“确保这些个案不会演变为新一轮的大规模贸易战。”

她呼吁欧洲委员会在与特朗普政府的交易中采取积极的态度,而不是为了避免冲突而默许美国的要求。

她说:“有时候,我们对待特朗普政府就像对待在圣诞节家庭派对上喝醉的叔叔一样。”“我们把他们放在一边,尽量让他们保持冷静,避免冲突。”她说:“实际上,我认为我们并不需要醉酒叔叔的强壮臂弯,来确保上千万的工作岗位不受严重损害。”她指出,相反,如果美国对庞巴迪(Bombardier)征税,可能会导致欧洲大量失业。

国际贸易委员会主席兼S&D成员Bernd Lange回答说:“我正在想该如何定位他。”

美国和加拿大委员会贸易部门负责人HiddoHouben警告委员会称,现在对美国下一步可能采取的行动发表评论仍为时过早。他指出,到目前为止,商务部只在庞巴迪争端中做出了初步决定。他说,欧洲委员会将确保美国的所有行动都符合世界贸易组织(WTO)的反倾销、补贴和反补贴措施协议。

兰格担心未来的欧美关系,因为尽管存在一些共同的目标,但在短期内似乎没有任何跨大西洋合作的基础。

他说:“在我看来,现在当我们谈到中国等其他大型贸易伙伴时,我们谈论的是倾销或汇率操纵,我认为我们在那里有一些共同点。”“但我不完全确定这是否会成为未来合作的基础,因此我认为,通过特殊的具体协议来加强贸易关系的方法目前还不可行。我不确定我们是否还有更多的讨论余地。”

兰格和其他欧洲议会议员表示,欧盟必须从陷入僵局的“跨大西洋贸易与投资伙伴关系协定”(Transatlantic Trade and Investment Partnership)谈判中吸取教训,以便未来与美国的谈判不会陷入同样的僵局。赫尔穆特•肖尔茨(Helmut Scholz)和詹•扎尔拉尔(Jan Zahradil)表示,即使美国不准备在短期内恢复贸易谈判,欧盟也必须做好重启谈判的准备。欧洲左翼联盟(GUE-NGL)的成员之一朔尔茨(Scholz)表示:值的注意的是,一旦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的谈判结束,美国更可能准备参与欧洲的谈判。

欧洲保守派和改革派团体的成员Zahradil称,他认为美国政府本身就对欧美贸易协议的前景存在分歧。Zahradil说,在美国政府的“创新办公室”中有一种“TTIP还没有死亡,而且仍有可能继续下去”的氛围。他说,这个想法基于9月份对华盛顿的访问。Zahradil说,美国政府对TTIP的立场并不一致。

他说:“创新办公室和白宫之间可能存在一些分歧。”

Zahradil说,避免TTIP遇到的问题的一种方法是让欧盟更加透明。这包括“清晰地表达”欧盟达成协议的决心,并同样清晰地表达欧美双方对此的分歧。在谈判过程中,美国和欧盟经常互相指责对方缺乏努力达成协议的态度。

Houbben还强调了美国政府在如何推进其贸易政策方面的分歧,指出这与一直存在的美国政府和国会共和党人在贸易政策上的分歧如出一辙。

Houbben和其他欧洲议会成员指出,欧盟目前并不是美国贸易政策的焦点。Houbben说,原因之一是USTR中缺少政治任命,这让美国贸易代表Robert Lighthizer不得不优先考虑很多重点领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