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WTO事务咨询中心

全球贸易投资研究咨询中心
世界产业运行研究咨询中心
首页>WTO动态研究>USTR更新NAFTA谈判目标

USTR更新NAFTA谈判目标

17-12-06

2017年11月17日,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Office of The U.S. Trade Representative)更新了《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谈判目标的摘要,为两名参议院金融委员会(Senate Finance Committee)高级成员罗恩·怀登(Ron Wyden)提名的USTR副代表候选人,顺利通过提名扫清了障碍。

11月初,根据七月公布的谈判初步摘要,美国贸易内刊称USTR违反了法律,怀登因此指责政府未能及时更新目标。

一名怀登的助手告诉美国贸易内刊说:最新的总结将会提升参议员对USTR副代表候选人的支持。但有消息称,在参议院完成税收改革之前,他们不太可能举行听证会确认。

在更新的目标发布后的一份声明中,怀登称:他“很高兴”USTR“终于”更新了摘要,因为“美国人民不应该依赖于匿名泄露给媒体的信息来了解他们的政府正在为其寻求什么。”他说,这些摘要是“为公众提供一个进入决策流程的窗口的关键,这样公众和他们在国会的代表就可以为谈判提供相应的贡献。”怀登补充说:“美国公众对“暗中进行”的贸易谈判持怀疑态度是对的。

USTR在最新的摘要介绍中表示:“USTR试图通过这些谈判达成的目标已经被广泛报道,而且众所周知。”

这份文件包括了美国在迄今为止的谈判中最具争议的一项提议,即“五年日落条款”,即自动终止协议,除非三方同意延长该条款。

USTR在其目标中说:新的北美自由贸易协定应该“提供一种确保各方能够定期对协议的收益进行评估的机制。”

一些消息人士称,墨西哥和加拿大预计将于本周提出建议:使该条款不再只是一个评估分析或是一个自动终止触发条款,它也是重新塑造这一机制的重要契机。

《2015年贸易促进权法》规定:必须公开并“定期更新”摘要。这也提供了USTR解决争端和投资的方法。

在上个月的第四轮谈判中,美国为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第20章提出的文本,实质上是呼吁通过一个“咨询”小组,来使争端解决机制不受约束,该小组的决定将不会偏向任何一方。

一些美国官员声称:第20章的争端解决机制并没有恰当的发挥作用,例如在美国的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案件中,都没有设立“咨询”小组。一名墨西哥官员告诉美国贸易内刊:有“很多先例”表明,阻止建立一个专门小组是“非常容易的”,这就是“我们认为需要改进它的原因”。这位官员补充说,美国的做法将使这些国家无法使用第20章来解决争端。这位官员说,美国的提案称:咨询小组会做出“明显错误”的决定,称咨询小组是一种“愚蠢”的说法。这位官员哀叹美国并没有真正定义它的内涵。

USTR在其更新的目标中说:寻求“建立确保能够及时组建合适专业小组的程序”并“提供确保各方保留争端控制权,并能够在某小组错误评估事实或没有履行义务的情况下控制局面的机制。”

一些消息人士说,美国的提议提到了小组会做出“明显错误”的决定,是指今年早些时候美国在对危地马拉的第一次劳资纠纷解决案中的损失。今年6月,USTR表示,该小组“错误地得出结论”——针对美国的申诉——危地马拉的劳动法并没有影响贸易。

消息人士称,劳工和环保团体担心,USTR弱化解决争端的方式将会对他们造成负面影响,而且这可能会让Lighthizer失去民主党的支持,因为他试图在劳工、政府采购和投资方面提出建议。

正如第一个版本一样,更新的目标总结说:USTR希望“确保这些劳动义务受制于同一个适用于所有协议和承诺的争端解决机制” 。

美国贸易代表罗伯特·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在第三轮谈判的结论中问道:劳工条款是否也会受到有效的争端解决机制限制。他说:“让我们拭目以待。”

Lighthizer在9月27日对记者说:“你显然需要某种机制;机制的细节是我们正在研究过程中。我敢说劳工条款将会像其他所有的规定一样被对待,不存在他们担心的劳工条款是不重要条款的情况。”

这份最新的文件增加了USTR投资目标的重要细节,称美国正在寻求“有意义的程序来解决投资争端,同时确保美国主权和美国国内产业不受影响。”

该文件还阐明了“减少或消除美国在北美自由贸易协定国家所有部门投资壁垒的规则”。其中包括:国民待遇和最惠国待遇;禁止限制与投资有关的资本转移;禁止性能要求,包括强制技术转让和技术本地化;禁止在没有及时、适当和有效的补偿的情况下征税,征税需要与美国的法律原则和做法相一致;习惯国际法下的最低待遇标准同样需要与美国的法律原则和做法相一致。

Lighthizer上个月抨击了投资者-东道国的争端解决机制,称这种激励公司为他们的投资提供外包和政治风险保险的政策对美国政府来说是糟糕的政策。

一名消息人士称,USTR提议,允许各方选择加入该条款,但该提议给其中三个国家(加拿大,墨西哥,美国)“如何选择加入和使用争端解决机制”的具体指示。例如,只有总部设在美国的公司才可以起诉外国政府,同时在这一条款下,哪些类型的案件可以提出起诉也是有限制的。

然而,一些人坚持认为,USTR的最新目标依然未能明确美国谈判代表提出的有关投资文本的问题。

在原产地规则方面,USTR将目标从 “确保原产地规则能够刺激从美国和北美的物资采购”,改为希望确保规则“刺激北美,特别是美国的生产”。

美国的原产地规则要求美国商品国内原材料比例达到50%,区域商品价值比例达到85%。许多业内人士表示,区域价值成分(RVC)比例的增加将是可行的,但加拿大、墨西哥和美国的各行各业都表示,这个要求难以实现。

USTR称其初步摘要是“USTR第一次在谈判开始前公布目标”,并吹嘘了Lighthizer和他的团队已经与国会议员以及私营部门进行了咨询沟通。

要求发布和更新这些目标,是2015年贸易促进权法(Trade Promotion Authority law)规定的一部分,并获得了怀登的支持和呼吁,但自2015年以来,美国并没有发起新的贸易谈判,即使这些谈判的目标本可以公开。

怀登在11月10日的声明中说:政府“需要继续向公众提供更多关于其目标的信息,并听取利益相关者的意见,了解一个成功的贸易政策应该是什么样的。”

USTR在其文件中说:“Lighthizer大使认识到有意义的透明度对北美自由贸易协定谈判的重要性”。他说:“通过数十次对咨询委员会的报道,数百小时与利益相关者的磋商,以及一个持续的开放政策,特朗普政府正在履行其谈判过程保证透明和开放的承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