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WTO事务咨询中心

全球贸易投资研究咨询中心
世界产业运行研究咨询中心
首页>WTO动态研究>有关美国税改的激烈讨论

有关美国税改的激烈讨论

18-01-09

2017年12月,美国正式通过特朗普税改法案,但该法案与最初版本存在一定出入。根据Michael D. Tanner12月上旬在《国家评论》(网络版)发布的文章,该法案在国会讨论期间经历了非常激烈的争论。以下是该文章全文,供参考。

参议院版本的共和党税法改革引起了轩然大波,即使是在普通的小镇,人们都像呼吸一样自然热烈地讨论着这一事件。

国会少数党领袖Nancy Pelosi警告道:这是“世界末日”。她说这是“国会历史上最糟糕一个法案”,这明显超过了《1978年外来人口动乱法》(Alien-Sedition Acts)、《逃亡奴隶法》、《印第安人迁移法》、《禁酒法》和《丁肯湾决议》。自由派记者Kurt Eichenwald同意称:“今晚美国已死”,并鼓动道:“各位千禧一代:如果可以赶紧移民吧。美国完蛋了。我们自己葬送了自己。”而前共和党战略家Bruce Bartlett也感到不悦,谴责该法案“强奸”了美国中产阶级。

但事实可能并不是这样。

首先关于政府债务。好的方面是民主党人不再将国家负债问题放在比除草机还要不重要的地位,现在他们俨然已经成为了财政赤字问题的“鹰派”。而且需要认识到新的税法将会加重财政赤字。从这个角度考虑:在目前的税法下,联邦政府将会在接下来十年收税43万亿美元,而花费53万亿美元,累积到2028年国家将负债30万亿美元。如果新的税法通过,联邦政府将在接下来十年收税42万亿美元,而花费53万亿美元,累积到2028年国家将负债31万亿美元。

事实上,即使在减税后,联邦政府的征税也占GDP的17.6%,远超战前的17.4%。问题在于我们的财政支出占GDP的比重超过了22.2%,远超二战前的20.3%。我们不是征的税少了——而是我们花费过多。

所以,没错,就像很多民主党人担心的那样,我们将会减少未来的财政支出,并进行各级政府的权限改革。但是减税却并不是实现这个目标的必要措施。民主党担心的是共和党人在捣鼓完减税后,可能会减少对削减支出目标的努力。

让人们保留更多个人财产似乎还达不到世界末日的程度。

税改法案的反对者将其描述为给有钱人的礼物。但是即使在通过该法案后,美国还是有一个远比共产民主党人欣赏的欧洲国家的税收结构更加累进的税收结构(欧洲国家总体税收更多,但是他们的税收更多依赖于一个累退的增值税体系)[1]。目前美国公民收入超过100万美元支付29%的联邦所得税;收入低于5万美元的支付约1%的所得税。而在新的税务法案的规定下,那些年收入超百万的公民将支付31%的联邦税,而收入低于5万美元依然支付低于1%的所得税。确实,税改使收入在5万美元和100万美元之间的公民的联邦税比例有所下降,但是该法案的税收体系要远比它描述的要更累进。

这不是说该法案很好。鉴于共和党人很难缩减支出,税改确实会增加政府的财政赤字负担。没错,该法案将刺激经济增长,但是依赖“增长神话”来挽救财政赤字是一个危险的策略。

而且,很多税改的“改革”部分已经被遗弃。税法改革家们一直在致力于减少那些扭曲经济活动并让纳税申报流程冗杂拖沓的漏洞和各项减免,以获得更低的税率。毕竟,税法的目的应该是增加税收,而不是去微观上管理社会。税法解决了部分的问题,但是一些更大的——甚至是不公正的——税收优惠依然存在,包括贷款利息减免,雇主提供的健康保险的免责,以及对慈善捐款后的纳税削减。这些税收优惠主要受益人是富裕阶层。

更糟糕的是,由于法案不可避免得依赖于最后一刻的投票交易,法案处处是特殊利益条例,包括对酒精饮料行业、停靠阿拉斯加码头的邮轮、汽车经销商、种植柑橘的农场主的税收优惠。

在另一方面,企业税改革获得了包括总统奥巴马在内的支持。从长远看,减少企业税将使美国企业更加具有竞争力,减少企业转化的可能性。(美国的法定税率仍将高于爱尔兰、瑞士和英国等国。)更重要的是,法案将使美国从一个单一税收体系国家转变为一个和世界上的其他国家一样的属地税收体系(territorial tax system)国家。这将鼓励企业将资金投资到美国,而不是存在国外。

而个人所得税率的削减,标准扣除额扣税方式(standard deduction)[2]的翻倍,与增加的儿童税收抵免将一起作用,把更多的税退回公民的口袋。

就像任何一项税收改革一样,该法案的执行一定会有利益的获益者和受损者。如果不进行逐项扣税(itemized deduction)的话,总体而言人们会变得更富裕。尽管如果逐项扣税的话,结果是喜忧参半的。2013年,年收入2.5万美元以下的纳税人只有6%的人在进行纳税申报时采用了列举抵扣方式。相反,有93.5%年收入20万美元以上的人在进行纳税申报时采用了列举抵扣方式。

例如,州税和地方税的减免收到了极大的不满和反对。但是根据税收基金会,只有10%的年收入小于5万美元的人在2014年纳税申报时进行了州税和地方税减免(SALT deduction),相对的是约81%的年收入超过10万美元的人在纳税申报时进行了州税和地方税减免。

最终,我们必须说纳税,即使是一个必要的手段,依然减少了人们的选择和自主权。每当联邦政府从人们手中收取一美元,用于投资政府想做的事情,个人手中就会减少一美元可以用于做人们自己想做的事。就像弗雷德里克·巴斯夏(Frédéric Bastiat)在他的破窗理论里所说:如果店主不去修复破窗,“他就可以换掉他的旧鞋或是给他的图书馆再买一本新书。”在今天的情景下,人们节约的税金可以用于购买医保,准备养老金,或者向慈善机构捐款。人们可以创建企业或雇佣工人。或者人们可以完全花在各种娱乐活动上。不论人们想怎么花钱,他们现在都被剥夺了这项权利。

把这部分钱还给公民并不是一件坏事。

 

[1]税制结构种类包括regressive,proportionate,和progressive 三种。

[2]美国扣税方式有两种:标准扣除额方式(standard deduction)和列举抵扣方式(itemized deductions)。两种扣税方式每年可以选择其中一种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