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WTO事务咨询中心

全球贸易投资研究咨询中心
世界产业运行研究咨询中心
首页>WTO动态研究>美国经济分析局发布北美数字贸易报告

美国经济分析局发布北美数字贸易报告

18-02-08

一、数字贸易

“数字贸易”一词被许多组织机构用于描述一系列通过网络(如互联网)且跨越地理边界发生的活动。数字贸易最明显的形式就是一个国家的企业向另一个国家的企业或个体出售服务并通过互联网提供服务。但是电子商务,或是通过网络进行的商品买卖,也被许多人当作数字贸易的一部分。其他人则认为,无论涉及货币交易与否,只要存在信息或服务的数字传输,就都属于这一类别。例如,数字贸易应当包括所有的信息数字传输,如朋友间的电子邮件、社交媒体、人事档案、供应链信息、甚至是跨国企业总部发送至其海外子公司的电子邮件。

无论数字贸易的定义如何,用于衡量数据流量的统计数据都相对较少。美国经济分析局发布的两组数据可以帮助我们了解美国与其最近的邻国之间的数字贸易规模,这两组数据分别是:国际服务贸易统计数据和外商直接投资及跨国企业统计数据。

二、潜在的信息通信技术服务贸易(PICTE

与商品的国际间贸易不同,服务贸易在跨越国界时并不需要通过海关。所以,在进行商品贸易时会记录大量的商品价值信息,甚至是运输方式信息(如航空或船只运输)以便于管理;但服务贸易并非如此。经济分析局通过调查,直接从企业收集到大量关于国际服务贸易的数据。这些数据只显示所提供服务的贸易额和类型,但无法显示该服务是以数字方式交付还是当面交付。此外,经济分析局只能获取那些通过货币进行交易的贸易信息。因此,尽管许多跨境“零美元”交易(无货币交易)对企业和消费者很有价值,但却未被经济分析局计算在内。

尽管国际服务贸易数据无法准确计算美国的数字贸易额,但确实可以用来估算“潜在的信息通信技术服务贸易”(PICTE)的贸易额。 PICTE服务主要通过信息通信技术(ICT)网络远程交付,其中例如保险服务、金融服务和工程服务便是通过这种方式交付的,这些服务不需要服务供应商和客户处在同一地区,可以通过数字网络提供服务。 PICTE服务中也包括能使信息处理和沟通更加便利的ICT服务。与PICTE服务不同的是,经济分析局可以精确计算ICT服务,因为ICT服务是一组服务类型,而不是交付方式。

表1按照服务种类分类显示了经济分析局计算得出的2016年美国的服务贸易额以及PICTE服务贸易额。2016年,美国PICTE服务贸易出口额为4035亿美元,进口额为2440亿美元。作为美国所有服务贸易的一部分,PICTE服务占出口量的54%,进口量的48%。PICTE服务贸易顺差为1595亿美元,占2016年美国服务贸易顺差总额的64%。

12016年美国服务贸易额(包含PICTE服务)(百万美元)

三、美国与加拿大和墨西哥间的服务贸易

2016年加拿大约占美国服务进出口总量的7%,仅次于英国,是美国的第二大服务贸易伙伴。墨西哥排名第七,占美国服务贸易总量的5%。表2显示了2016年美国与加拿大和墨西哥之间,在所选贸易种类(ICT和PICTE服务)下的贸易额。当年,美国与两国在总服务贸易以及PICTE服务贸易中均出现贸易顺差。PICTE服务在与加拿大的贸易顺差中占58%,在与墨西哥的贸易顺差中占53%。

2:美国与加拿大和墨西哥间的服务贸易额(包括PICTE)(百万美元)

四、出口贸易

2016年,美国向加拿大出口的服务贸易总额为540亿美元,其中的52%,即278亿美元为PICTE服务。所选的其他商业服务包括研发、职业咨询、管理咨询、建筑和工程等服务,共计83亿美元,占美国向加拿大出口的PICTE服务的30%。知识产权使用费80亿美元,占29%。

在对墨西哥的服务出口方面,知识产权使用费37亿美元,占PICTE服务出口的最大份额,为出口总量的43%;而其他商业服务出口额20亿美元,占23%。

图1显示了过去十年来美国出口到加拿大和墨西哥的PICTE服务贸易额。由于数据的局限性,该表只能估算2006年至2012年间的数据。图中显示了该段时间内,贸易额的最大值和最小值。无论在该段时间内PICTE服务的实际出口额是多少,显然在过去的十年里,美国出口到加拿大和墨西哥的PICTE服务量都有大幅增长。

保守估计,与2006年的最大值相比,2016美国出口到加拿大的PICTE服务增长了47%,年增长率4%。美国出口到墨西哥的PICTE服务增长更加迅速,年增长率为5.5%,并且与2006年相比,2017年出口额增长了70%。

1:美国PICTE服务出口额

五、进口贸易

2016年,美国从加拿大进口的服务贸易额为300亿美元,其中PICTE服务占46%,为139亿美元。其他从加拿大进口的商业服务共计62亿美元,同出口情况一样,占PICTE服务进口量的最大份额,为45%。此外,电信、计算机和信息服务占美国进口的PICTE服务的27%,达38亿美元。

这两种服务类型也占美国从墨西哥进口的PICTE服务的最大份额。其他商业服务的进口额为27亿美元,占进口额的56%;电信、计算机和信息服务进口额10亿美元,占美国进口墨西哥PICTE服务的20%。

图2显示了过去十年来美国从加拿大和墨西哥进口PICTE服务的情况。与图1类似,图2显示了2006年至2012年间进口额的可能最大值和最小值。同样,保守估计与2006年的最大值相比,2016年美国从加拿大进口PICTE服务的贸易额上涨了32%,年增长率2.8%。从墨西哥进口PICTE服务的贸易额年均增长6.8%,2016年水平接近2006年的两倍。

2:美国PICTE服务的进口额

六、外商直接投资与跨国企业

除国际服务贸易数据外,经济分析局还收集了美国境内外商直接投资数据以及美国海外直接投资数据。这些数据包括美国跨国企业(MNEs)及其外国子公司(包括位于加拿大和墨西哥的子公司)的财务结构和业务信息,以及美国境内的外国跨国企业的活动信息。与国际服务贸易统计数据一样,直接投资数据也没有提供关于数据跨境传输或数字贸易额的明确信息。然而,跨国公司从事的主要活动表明,数据流可能是其业务的重要组成部分。

2015年,美国拥有50%以上股权的跨国公司子公司总资产达25万亿美元,拥有员工1410万名。(见表3)美国的这些跨国公司在加拿大拥有1.4万亿美元的总资产(6%),在墨西哥拥有4372亿美元(2%)。墨西哥境内的美国子公司拥有员工140万名(10%),加拿大境内的美国子公司拥有员工120万名(8%)。这些子公司及其员工分布在各行各业。在加拿大,美国子公司主要分布于零售业和制造业,大部分资产由从事非银行企业管理的公司持有。在墨西哥,所有美国子公司员工当中,有一半以上就职于制造业企业,而金融和保险企业拥的资产最多。

32015年各行业及两国资产及员工数量(千人,10亿美元)

毫无疑问,美国子公司需要依靠跨境数据流来管理这些资产和劳动力。以比特和字节为单位,2014年全球数据流量较2005年增长了45倍。这些数据流量所代表的不仅仅是公司内部的数据流量,跨国公司也必定占有其中一些份额。一些公司依靠内部数字平台管理内部沟通、数据共享和其他管理任务,而其他子公司则依靠免费的数字媒体平台和购买的软件。数字工具和网络(如云服务)使那些拥有多个办公地点的企业能够集中管理其全球员工、供应链以及后台业务。

4:各行业的企业对数字技术的使用情况

表4显示了各行业的企业如何运用数字技术。云计算服务是多数数字贸易活动的基础,美国是云服务的主要市场,2016年实现收入508亿美元,占全球云服务收入的57%。美国顶级的云服务提供商在世界各地都有业务。这些业务活动都需要北美及其以外的地区间的跨境无缝数据传输。

七、结论

数字贸易的定义广泛,它正在改变国家的服务贸易模式和企业的经营方式。从经济分析局提供的数据表明,在美国与加拿大和墨西哥之间交易的所有服务中,大约有一半是在互联网或其他数据网络中通过跨境数据流传输实现的。美国企业也依赖数字贸易与其海外子公司开展业务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