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WTO事务咨询中心

全球贸易投资研究咨询中心
世界产业运行研究咨询中心
首页>WTO动态研究>NAFTA反腐败章节谈判结束,分歧仍存

NAFTA反腐败章节谈判结束,分歧仍存

18-03-08

据《美国贸易新闻》报道,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第六轮谈判于1月29日在蒙特利尔结束,该轮谈判完成了反腐败章节的谈判,其他几个已经接近完成的问题也取得重要进展,但三个缔约国家(美国、加拿大和墨西哥)仍然在劳工和其他有争议的问题上存在分歧,没有取得进展。

消息人士表示,至少从11月份的第五轮谈判开始,关于海关、国有企业、卫生和植物检疫措施、技术贸易壁垒和数字贸易的章节就已经接近完成。但由于谈判各方都利用以上这些被视为基本无争议的问题作为谈判的筹码,因此最终仍无法在一些最细小的关键点上达成一致。

一些商业部门附件的谈判也存在相同问题。美国可以选择保留一些容易完成的附件,并以完成这些附件谈判作为交易筹码,取得符合特朗普政府利益的让步。

《美国贸易新闻》了解到,下一轮谈判对话将于2月26日在墨西哥启动,这一轮谈判的动力,将来自于附加章节的完成和其他问题获得的进展、加拿大加入汽车原产地规则,以及对美国提出的“五年期日落条款”(该提案将让北美自由贸易协定在五年后到期,除非双方同意延期)提案的回应。

大多数谈判团队于1月26日星期五晚上离开蒙特利尔,只留下三位首席谈判代表和他们的政治人员参加1月29日的部长会议,并整理他们在本轮谈判中取得的进展信息。

1月25日,加拿大和墨西哥的NAFTA领导人均与美国贸易代表罗伯特·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在瑞士达沃斯进行了单独会面。消息人士称,美国贸易代表细心听取了加拿大外长曾在蒙特利尔提出的新主张,但表示在蒙特利尔部长会议召开前将保留自己的意见。

自去年8月谈判开始以来,美国立法代表团首次被派往NAFTA谈判。众议院筹款委员会中的两党成员于1月26日抵达蒙特利尔,听取谈判的最新进展,并向三个国家的谈判代表强调美国关注的谈判优先事项。

美国众议院筹款委员会下属的贸易委员会主席戴夫·瑞克特(Dave Reichert)在一份声明中说到:“对我和我的同事来说,此次访问是一次重要契机,能够与来自北美三个国家的高级政府官员会面,并强调北美自由贸易协定的重要性,鼓励他们为了取得宏伟成果而继续努力。最终结果必将是一个能够造福于美国人民的强大且可执行的北美自由贸易协定。”

瑞克特强调协议的可执行性,也呼应了众议院筹款委员会主席凯文·布拉迪(Kevin Brady)在1月24日发表的评论。布拉迪提醒特朗普政府不要急于达成协议,而应尽可能达成最佳协议——包括“全面解决争端和解决投资者与东道国争端的有力条款”。

在美国众议院筹款委员会下属的贸易委员会高级成员比尔·帕斯卡勒(Bill Pascrell)的带领下,瑞克特的民主党同僚们正努力在谈判中改善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USTR)提出的劳工提案。正如在他们最近给莱特希泽的一封信中所强调的那样——当前的提案内容仅仅是谈判的“起点”。

谈判三国也没能解决他们在政府采购方式上的差异问题,人们认为美国在这一问题上的提案不可能成功。

美国希望以美元为基础,将美国对加拿大和墨西哥的采购限制在两国联合采购市场的水平上。墨西哥在第五轮谈判中对此做出回应,基本上限制了美国公司进入墨西哥采购市场。

墨西哥的另一条谈判红线是季节性农产品。美国代表团表示,他们将修改其提案,限制其中所包含的产品范围,以此改善其贸易救济法,使其有利于季节性农产品的生产者。

消息人士称,美国还未提出新的提案,但一位与谈判密切相关的人士表示:“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提出的新提案将不会是‘闻所未闻’的”,这让其他国家可以在下一轮谈判之前仔细考量。

正如消息人士所说,类似的包含产品范围有限的提案很可能会遭到墨西哥的拒绝,也会遭到美国农业界的反对,因为它被视为一个“开创先例”的提案。这一提案存在的问题并非是它将包含哪些产品,而是其本身的基本概念存在问题。

参议员杰夫·弗莱克(Jeff Flake)并不赞同这一提案,导致他对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首席农业谈判代表格雷格·杜德(Gregg Doud)的政府提名持保留态度。作为回应,美国牛肉协会在蒙特利尔谈判会场周围竖起了“失踪”标牌,上面印着杜德的照片,并写道:“你见到过这个人吗?”

他们还在传单上写道:“参议员杰夫·弗莱克(Jeff Flake)对格雷格·杜德(Gregg Doud)的政府提名持保留态度是不负责任的做法,直接导致了杜德缺席NAFTA第六轮谈判”。本月早些时候,该组织还在社交媒体上发起了类似活动,要求弗莱克改变其态度。

本月早些时候弗莱克曾向《美国贸易新闻》表示“他已经与莱特希泽进行过会谈,并且很快会解决这一问题”,但并未做出详细解释。

消息人士认为,美国最终将撤销这一提案,但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将会保留该提案直至谈判最后阶段,希望能够以此促使墨西哥在特朗普政府更加优先关注的领域做出让步。

在汽车原产地规则方面,美国团队曾接受加拿大提出的“广泛思路”,因为它们似乎能够实现美国提出的目标——增加美国国内投资,提高北美钢铁和铝产量。但同时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也指出,加拿大提出的想法缺乏具体数字,也并未解决美国对于增加北美要素提出的需求。

有谈判知情人士向《美国贸易新闻》透露,加拿大团队在提出其想法时,曾强调他们正在有建设性地完善其想法,并且在本轮谈判之后,莱特希泽及其团队将再无理由指责加拿大,因为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一直被认为没能“严肃”地参与其中。

美国谈判代表对此的回应是,他们承认相较于美国加拿大确实在更大程度上参与到此问题中,但这不能保证莱特希泽像在前几轮谈判结束时那样评价加拿大。

墨西哥并未就汽车原产地规则提出意见,但仍然在审查加拿大提出的概念。有业内人士说道:各谈判代表团在回国前很有可能会要求加拿大将他们提出的非正式想法以书面形式记录下来。

加拿大还针对“投资者——东道国争议解决机制”(ISDS)提出了方案,在这一问题上,美国希望将其变为可选项。加拿大的提案将美国排除在外,并保证向墨西哥和加拿大间的相互投资者提供保障。美国商界已经就加拿大的提案发出警告,并强调不参加ISDS机制并不符合《贸易促进授权法案》所提出的目标。

在数字贸易方面,阻碍本章节完成的唯一问题是作为一方的美国与另一方的加拿大和墨西哥之间,就互联网服务供应商(ISP)的中介责任所产生的冲突。美国力推不需要ISP对其网站内容负责的条款,但加拿大和墨西哥却反对将这些条款纳入协议当中。消息人士认为,在“中介责任”方面的分歧可能会在谈判结束时通过政治层面解决。

消息人士称,数字贸易章节将包含基于《美国国家标准与技术风险管理框架》的网络安全规则的条款。美国商务部已经努力争取将类似条款纳入新的NAFTA。

墨西哥和加拿大也仍然对美国希望全面禁止数据本地化表示担忧。跨太平洋伙伴关系(TPP)中缺乏对数据本地化的全面禁止,最终使奥巴马政府在国会中损失了对TPP的一定支持率。

纺织品方面,美国已经表示愿意就不会消除关税优惠水平的提案进行讨论,但预计纺织品章节的完成也将会被留到谈判最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