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WTO事务咨询中心

全球贸易投资研究咨询中心
世界产业运行研究咨询中心
首页>WTO动态研究>美国会研究局就CPTPP发布初步评估报告

美国会研究局就CPTPP发布初步评估报告

18-03-08

2017年11月11日,除美国外的TPP的11个签署国宣布了“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全面进步协定” (CPTPP)要点。在2018年1月23日,签署国宣布他们已经完成了CPTPP的谈判,并计划在3月初签署完整协议。CPTPP最早由美国和这些国家在2016年2月签署,计划成为执行TPP的主要工具,而2017年1月特朗普总统却宣布美国退出该协议。退出TPP是特朗普总统新贸易政策下所采取的第一个行动。特朗普的贸易政策包括:相比于TPP类型的多边贸易协议,特朗普更偏爱于双边自贸协定;特朗普对很多现有美国自贸协定的实质观点;以及将美国贸易赤字作为判断贸易关系是否健康的重要指标。自2017年8月起,特朗普政府与加拿大和墨西哥这两个TPP签署国和CPTPP参与国,重新谈判《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2018年1月5日,美国政府开始与韩国就美韩自贸协定(KORUS)的修改进行正式会谈。

尽管美国没有参与CPTPP谈判,但该协议有可能影响美国的利益相关者的经济福祉,影响美国全球经济领导地位,影响美国长期以来推动建立的一个开放、基于规则的贸易体系。它还可能强化美国脱离亚洲的想法,对此,许多分析人士说,这可能会影响美国在亚太地区谋求其他利益的能力。美国国会在美国对CPTPP的贸易政策回应中扮演着重要角色,他们负责监督,为政府制定贸易谈判目标,并通过立法落实美国自贸协定。美国与六名CPTPP成员已经存在贸易协议,其中许多条款与CPTPP协议中的条款类似,包括关税全免。这表明,对美国来说,最重要的经济影响可能和美国没有自贸协定的5个CPTPP成员国有关,尤其是日本、马来西亚和越南。2018年1月,特朗普总统表示,他的政府愿意与这五个国家就自由贸易协定进行谈判。在CPTPP其中六名成员批准《协定》之后,新的CPTPP将在60天内生效。

暂停部分TPP条款

为了保留美国对TPP的兴趣,目前主导着CPTPP的谈判进程的日本一直在推动CPTPP暂停TPP条款,但暂停TPP协议的协商一致意见比修改TPP更难达成。各方同意暂停20项条款,这些条款主要都是由美国提出的,其他国家同意美国暂停部分条款的提议以换取进入美国市场的机会。在知识产权(IPR)领域尤其如此。在知识产权领域,CPTPP暂停了以下条例:

  • 与植物相关发明的专利权的条例;
  • 现有产品开发新用途、工艺或方法的专利权(也就是所谓的常绿植物);
  • 因市场营销和专利审批延迟导致的专利期限调整;
  • 对化学和生物药品未公开的试验数据的保护;
  • 作者或发明者著作或专利期限至少70年的条例;
  • 互联网服务提供者的法律责任和安全港规定;
  • 规避和数字权利管理条例;
  • 对加密和卫星程序和电缆信号的保护的条款。

在投资这一章中,投资者-国家争端解决方案(ISDS)的投资审查方面的条例(例如,某成员国同意投资的标准)被暂停,同时东道国政府和投资者之间的投资协定相关的条例也被暂停。这些条例的中止会导致一些投资争端需要国家法院运用国内法律来解决,这与美国在双边投资条约和自由贸易协定中的长期追求的目标背道而驰。在电子商务方面,美国暂停了对速运货物关税最低减让标准(de minimis)的审查义务。CPTPP还删除了一项商品服务采购的条款,以“符合”当地劳工法,并删除了一项有关禁止非法买卖野生动物的条款。一旦美国重返TPP,恢复暂停的条款将需要现有各方重新达成协商一致意见。

在CPTPP于11月公布的时候,四个问题仍未得到解决,包括:

  1. 加拿大对全面的文化排斥的期望(而不是TPP中短短几章节的例外条例);
  2. 马来西亚对例外条例中有关国有企业(SOE)的承诺的兴趣;
  3. 文莱对例外条例中与煤炭生产有关的服务和投资承诺的兴趣;
  4. 越南对争端解决程序中有关劳动力承诺的适用性的担忧。

媒体报道称,通过暂停更多的TPP承诺,马来西亚和文莱的担忧得到解决,而越南则通过附加的单边保证函与其他各国达成了协议。加拿大政府发表声明称,通过与CPTPP国家的双边信函,加拿大也解决了对支持“加拿大艺术表现和内容的推广、创造、分配和发展”的灵活适用性的担忧。加拿大还通过有关汽车标准承诺的单边保证函与日本达成一项协议,通过有关汽车原产地规则的承诺的单边保证函与马来西亚达成协议。

对影响美国出口竞争力的担忧

表 1. 部分不在美国自贸区的美国出口至CPTPP国家商品

国家

商品

美国出口总额(2016年,百万美元)

进口关税

CPTPP国家每年减免关税

日本

牛肉(新鲜货冷冻)

1137.7

38.5%*

第16年达到9%

冷冻土豆

271.9

最高13.6%

第6年

核桃

98.6

10%

第1年

马来西亚

胶带/粘纸

28.7

最高20%

第1年

桌子/厨房玻璃器皿

28.4

30%

第6年

新鲜葡萄

18.8

5%

第1年

越南

摩托车

128.8

最高70%

第13年

豆粉/豆粕

67.2

8%

第3年

鸡肉片

66

20%

第11年

来源:采用美国人口普查贸易数据和TPP关税减免计划数据的CRS分析

注:根据CPTPP国家宣布将维持的原有TPP关税承诺,(*)由于临时保障措施,美国对日本的牛肉出口目前面临50%的关税。日本现有的自贸协定伙伴,如澳大利亚,却不受保障措施影响。    

图1 美国与RCEP和CPTPP国家的贸易总额

资料来源:美国经济分析局和美国人口普查局的数据

注:美国服务行业贸易数据不适用于老挝、缅甸或柬埔寨

美国在出口导向型行业的利益相关者已经开始担心,CPTPP的实施可能会让美国公司和劳动力在CPTPP市场中处于劣势。CPTPP的关税时间表预计将与最初的TPP协定保持一致,这最终将导致在每个CPTPP国家超过99%的关税细目的免税(日本95%的关税细目的免税),以及一系列的关税削减。对于农产品等一系列高关税产品,美国与CPTPP国不同的出口关税可能会成为影响市场竞争力的重要因素。例如,美国对日本的牛肉出口,2016年其出口总额超过10亿美元,而现在其在日本市场上将面临着38.5%的关税。而这一关税对CPTPP国家最终将会降低到9%。表1提供了在美国没有任何现有自贸协定的情况下,美国对最大的三个CPTPP市场的高价值产品出口的例子,以及其对CPTPP国家相应的将取消的关税比例。CPTPP也解决了非关税壁垒,并建立了贸易规则,但这些承诺只能以非歧视性的方式实施,因此即使没有美国的参与,这对美国的贸易也可能是有利的。

除了参与CPTPP谈判,几个TPP国家也参与了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RCEP)的谈判(成员国参见图1)。RCEP虽然没有CPTPP全面,但其包括了所有美国在该地区的主要贸易伙伴,如果RCEP达成进一步共识,成员国之间的关税将大幅减免,这同样也可能对美国出口造成不利影响。

前景与启示

在全球贸易体系不确定的情况下,CPTPP进入了贸易协定的阶段。全球贸易体系的这种不确定性在很大程度上体现在亚洲,反映了当前和未来美国贸易政策目标的不确定,以及美国在建立国际贸易规则和贸易机构方面的领导地位上的不确定。与此相关的是美国国内关于国际贸易和贸易协定的成本和利益的争论。CPTPP对美国和国会有重大的政策启示。CPTPP包括了美国自由贸易协定的长期目标,如更广泛的关税减免,一份(更自由化的)“负面清单”来进一步实现服务贸易自由化,以及更新的,由美国起草的,对数字贸易和国有企业的承诺。然而,该协议也中止了美国优先重点考虑的知识产权和投资等问题上的TPP条款。在未来,该协议还可能会给美国政策制定者提出一些挑战,例如:

  • 如果美国未来还想要加入CPTPP,重启已暂停的条款将会有多困难?
  • 其他国家是否会寻求加入CPTPP?如果是这样,这将如何影响美国与这些国家的贸易模式?
  • 美国缺席两大主要区域贸易协定将如何影响美国在亚太地区的广泛影响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