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WTO事务咨询中心

全球贸易投资研究咨询中心
世界产业运行研究咨询中心
首页>WTO动态研究>美国会研究局发布报告分析美中贸易数据差额

美国会研究局发布报告分析美中贸易数据差额

18-07-03

美中贸易逆差规模问题一直是两国双边贸易关系的重要问题。特朗普总统和一些国会议员把贸易逆差视为中国对美国实施的不公平经济政策的信号。特朗普政府已要求中国制定一项将美中贸易逆差减少1000亿美元的计划。第115届国会将这一诉求立法化,内容包括《2017年平衡贸易法案》(H.R.2766)和《贸易执法与削减贸易逆差法案》(H.R.2734),这些立法要求特朗普政府采取措施,以减少大规模双边贸易赤字问题。美国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官方发布的贸易统计数值差额不仅较大,还逐年增加。美国官方数据称,2017年美国对中国商品贸易逆差达3753亿美元。而中国官方数据显示,中国对美国商品贸易顺差达2758亿美元,两者差额达995亿美元。2018年4月底,美国国会研究局发布中美贸易数据差额对比分析报告,报告详细对比了两国贸易数据差异,分析了两国贸易数据存在分歧的原因。以下是该报告主要内容摘编,供参考。

    报告从两方面分析了美中两国贸易数据存在分歧的原因。其一,本报告使用《商品名称和编码协调制度》(协调制度)对比两国的贸易数据,以明晰美中两国贸易数据之间产生差异的原因。这一比较表明,2016年中国对美国出口造成的贸易顺差,近90%的数额可归类到下述五类商品。按照差额规模排序,这五类商品分别是电机,机械,玩具及体育用品,鞋类,以及光学和医疗设备。

检验两国贸易数据存在分歧的第二种方法是:审查现有关于贸易数据差异的技术和非技术来源的文献。文献表明,货物离开中国,抵达美国时的不同,以及货物在抵达美国之前,经由第三方(如香港)转运的中国出口货物的出发地和目的地的归属不同是造成贸易逆差数值不同的主要原因。

    鉴于两国双边商品贸易数据存在差异,美中商贸联合委员会(JCCT)于2004年成立了统计工作组。该工作组发布了两份和解研究报告(reconciliation studies)(发布年份分别为2009年和2012年),以确定数据差额产生的原因。该工作组指出,这两项研究报告中的调整内容并不暗示美中两国任何一方的官方统计数据有误。

    该报告每年在中美发布各自官方数据后更新。

一、美国对中国商品贸易逆差是美中双边关系紧张的主要原因

    部分美国国会议员和美政府官员常指出,美中双边贸易失衡状况表明中国在国际市场中竞争中采取了不公正的做法。2018年3月7日,特朗普总统在推特上表示,他的管理团队已经要求中国制定计划,以令美国贸易逆差减少1000亿美元。据报道,政府官员已证实美国对中国所提出的贸易逆差减少数值为1000亿美元。

    2017年3月31日,特朗普总统签署《第13786号行政令》,内容如下:

在该行政命令签署后的90天内,商务部长和贸易代表(USTR)会同国务卿、财政部、国防部、农业部、国土安全部以及与之相关的其他执行部门和机构的主管进行协商,经由商务部长和美国贸易代表处决定,向特朗普总统提交一份《关于巨额贸易逆差的总体报告》(《报告》)。

    同时,特朗普总统于2017年4月29日签署了“解决贸易协议违规和滥用”的《第13796号行政令》, 该行政令还要求美国商务部长和贸易代表“对遵守世界贸易组织规定但没有与美国签署自由贸易协定,且与美国在商品交易上有巨额贸易顺差的国家展开综合审查。”中国就在审查名单之列。

    美中两国在双边贸易逆差数值规模方面争论不休。美方数据显示,中国已经超越加拿大,成为美国最大的商品进口国,2017年中国对美国商品贸易顺差达3753亿美元。但是,中方数据却显示,2017年中国对美国贸易商品贸易顺差仅为2758亿美元,两者差额达998亿美元。

一直提议将美国贸易逆差问题立法化,以解决与美国贸易逆差较大的国家(如中国)的贸易关系。例如,《2017平衡贸易法案》(HR 2766)要求总统在美国连续三个日历年发生贸易逆差达100亿美元及以上时,采取必要措施与该国建立贸易关系,以消除或大幅度削减贸易赤字。该法案中贸易赤字是指由货物和服务产生的贸易赤字。《贸易执法和贸易逆差削减法案》(HR 2734)要求商务部长确定进口到美国的商品和服务价格超过美国对其出口产品和服务价值两倍的国家“该法案还要求美国海关和边境保护局对由商务部长确定的任何国家,禁止连续六个月从其进口产品”。

 

二、美中商品贸易数据对比

    根据2001-2017年美中两国官方贸易数据,美国认为,美国对中国的贸易逆差从2001年的830多亿美元增长至2017年的3750亿美元,在过去15年间增长了三倍多,然而,中国表示,中国对美国的贸易顺差增加了近十倍,从2001年近280亿美元增加到近2760亿美元。

    数据显示:美中两国商品贸易数据差额大部分来源于中国出口至美国的商品数据显示不同。虽然2011年之前,美向中出口商品数值与中向美进口商品数值差额低于100亿美元。然而2001年,中向美出口商品贸易总额与美向中进口商品贸易总额差额达483亿美元,2017年差额更是达到758亿美元。然而,近些年来,双边商品贸易中,美国对中国出口与中国对美国进口数据差额逐年上升

全球最通用的商品分类体系是《商品名称和编码协调制度》,通称为《协调制度》或简称为HS编码。 每个交易的产品都会有一个10位数的代码。其中产品代码的前两位数字对应98个HS编码章节中的每一章节,它将所有商品归类为一般类别。 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使用美版HS编码,美版HS编码正式名称为《美国协调关税表》或HTS。 美中两国使用相同的HS章节,因此HS编码可以用来比较两国双边商品交易数据。

    按数据差额大小排列,在2017年美中贸易逆差数据差额排在前五位的HS章节的商品中,美中贸易逆差数值差额中93%来自于以下五类商品,分别是鞋类(64),机械(84),电机(85) ,光学和医疗器械(90)以及玩具和体育用品(95)。

    上述五类商品的排名在美中贸易绝对值中都很高。 美方数据表明,除光学和医疗设备外,其他四类商品的进口额排在进口中国产品的价值中前五位,占2017年进口总值的61.0%。然而,中方数据显示,电机,机械,玩具和体育用品这三类商品排在中国出口至美国商品列表的前五位。

    除上述公布的2017年美国对中国进口数据超过中国对美国出口数据外, 中国对美国出口的针织服装(61)和梭织服装(62)的统计数据均高于美国对中国进口该两类商品的统计数据,分别是17.19亿美元和10.93亿美元。

除此之外,中国有六类商品存在入超,差额超过10亿美元,而有两类商品 – 化石燃料及石油(27)和航空器及航天器(88) -为美国入超项,差额超过10亿美元。 中国官方称,中国大量从美国进口杂粮(12),塑料(39); 机械(84); 电机(85); 非铁路车辆(87); 并且光学和医疗设备(90)的统计数据比美国对中国出口上述商品的统计数据高10亿多美元。由此可知,两国官方贸易统计数据中差额最大的部分出现在相同HS章节 - 机械(84)和电机(85)。 自2001年以来,上述两类商品的官方贸易统计数据之间一直存在较大的差额,这表明这些商品双边贸易的评估存在系统性差异。

 

三、美中贸易数据分歧分析:文献概述

    学者、政府官员和其他相关利益方一直以来都在分析中方贸易统计数据(贸易流量)为何常远低于美方贸易统计数据。以下是对文献中提及的一些关键因素的简要回顾,分为“技术”因素和“非技术”因素。 “技术”因素是指由程序或行政原因产生的数据差额; “非技术”因素是指由非程序性或非行政性原因产生的数据差额。

(一)技术因素

对商品进出口的官方定义

    中国在其官方统计中更常用“离岸价”(F.O.B.)条款评估出口,并使用“成本,保险和运费”(C.I.F.)条款评估进口。 然而,美国使用“船边交货”(F.A.S.)条款评估出口,用海关规定评估其进口交易额。 因此,美方发布的美国对中国出口统计数据和中国对美国进口的统计数据要低于中方发布的数据。 此外,两国使用不同的方法评估货物贸易数据,因此,媒体报道的对两国官方贸易余额的直接比较可能会造成误导。要想进行更准确的直接比较,应使用相同的标准评估美中贸易数据。 F.O.B.和C.I.F. 分别作为评估出口和进口额的标准虽常用但不是一种普遍使用的国际惯例。

对贸易领域的定义

    美国贸易统计数据也包括在波多黎各和美属维尔京群岛产生的交易额, 但中国将波多黎各和美属维尔京群岛视为独立关税区,不将其统计在内。多数研究表明,这是美中贸易数值差额产生的较小来源。

运输时间

    中美两国地理位置不同,中国货物运抵美国需要一段时间。 中国视年底运输的货物为出口货物,但美国不将其列入为进口货物。 然而,两国登记货物的时间差发生在年初和年末,因此时间对两国总体贸易差额影响最小。

原产国声明

    目前,美国海关以进口商的申报来确定原产国。 一些分析员认为,进口商误将大量进口货物判定为来自中国。

汇率

    2015年,中国实行人民币汇率改革,人民币允许在小范围内波动,人民币与美元之间的汇率随时间变化而变化。期间 汇率一旦变化,某件货物的价格从离开中国之日到抵达美国之日之间也会随之改变。 尽管过去十年间人民币兑美元有所升值,但汇率变化并不视为贸易数据差额产生的主要因素。

(二)非技术因素

直接贸易中的价值差异

    据两份中美联合研究报告称(见下文《中美关于贸易数值差异的联合研究》),在美国对中国进口和中国对美国出口(或东向贸易)之间的商品贸易差额中,近一半是由于商品运输因出口价格在中国发生变化以及进口价格在美国发生改变产生的。 部分差额可能是由于海运途中发生转运,所有权发生变更,新责任人改变了商品价格。 另一种可能的解释是有意低开出口发票。

低开出口发票

    一些分析员认为,中国进口商可能为减少进口关税有低开从美国进口货物的进口关税。 此外,一些分析师认为,中国出口商出于各种税收和监管原因想要扩大其海外净收,可能有意低开出口至美国商品的关税。 最近,双边贸易数据受到中国向美国(或者其他地区)的“幻影”货物运输影响而失真,这一行为的真实企图是将金融资本转移到海外。低开发票这一行为因其具有“隐蔽性”,因此很难评估它是否是导致贸易数据差额的原因之一。

转口

    虽然分析师的估算有所不同,但多数分析师认为,中国出口的货物多由第三方抵达美国,其中香港是美中贸易最常见的转口地。货运转口带来两大贸易差额。 其一,中国出口商可能不知道货物是否会最终运抵美国,因此可能会以第三方(如香港)为其目的地,但美国海关会按照本国法律和法规,可能会将中国列为商品原产地。 其二,在货物抵达和离开第三方之间,货物的价值可能会改变 – 不管货物是否有任何实际变化。 中美联合 研究报告指出,美中两国在转口贸易上的统计差额约占中美贸易统计差额的一半。

中美联合研究数据差额

    2004年4月,第15届中美商贸联合委员会(JCCT)成立了统计工作小组,成员包括中国商务部和海关总署以及美国商务部和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的代表。 该工作组最初的重点是研究“美中两国官方发布的双边商品贸易数据中巨额且不断增长的统计差额”。 工作组随后决定对此进行和解研究,以确定差额产生的原因。 但是,工作组指出,研究结果并非暗指美中任何一国的统计系统和/或官方商品贸易数据的计算方法有误。

    在美中商贸联合委员会(JCCT)的主持下,中国商务部与美国商务部和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USTR)进行了两项研究,以确定美中两国官方发布的商品贸易统计差额产生的原因。 第一份和解研究报告于2009年10月发布; 第二份于2012年12月发布。

这两项研究的主要结论大致相同。 “东向贸易”产生的数据差额最大,占年度总体贸易差额的80%-90%。 “东向贸易”数据差额近一半可归因于“离开中国,进入中转国或地区的商业区,然后再出口至美国”的商品。

 

四、对国会的影响

    美国官方年度贸易数据公布之后,人们普遍关注美中双边贸易逆差规模。 美方贸易数据显示,2017年美国与中国的双边贸易逆差是美国与第二大双边贸易逆差国家(墨西哥711亿美元)的五倍多,并且比美国与排在前八位的国家双边贸易逆差之总和还要多。

    中国不接受美国官方发布的“准确的”贸易平衡数据至少有20年了。 中国国务院1997年颁布的《关于中美贸易平衡白皮书》指出,“统计和分析证明,近年来中美贸易一直对中国有利,但是,美方显然夸大了其贸易赤字规模。”2007年,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姜瑜表示: “虽然中美贸易失衡是客观事实,但这也与双方统计方法不同有关。”

    另外,要是考虑旨在减少美中贸易逆差的手段或行动,需了解哪些商品是中美贸易数据差额产生的主要原因,以及这些产品在两国整体贸易往来中的重要性,因此针对这些已知的问题,“贸易救济”可能是更好的方法。 这份报告表明,贸易数字主要问题出现在以下商品,分别是电机,机械,和玩具及体育用品。

    对于数据汇编引起的差异原因(例如价值或进口原产国的错误识别),国会可以通过监督或其他方式,鼓励负责的美国机构检查和调整其编制贸易数据的程序。 此外,国会可能会决定敦促或鼓励中国海关对其贸易编制程序进行类似审查。 在其他情况下,对贸易数据进行更详细的分析可能有助于说服中国修订或修改与美国进口或出口商品有关的法律,法规和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