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WTO事务咨询中心

全球贸易投资研究咨询中心
世界产业运行研究咨询中心
首页>WTO动态研究>WTO副总干事呼吁成员重新加入多边贸易体系

WTO副总干事呼吁成员重新加入多边贸易体系

18-07-11

世界贸易组织(WTO)副总干事艾伦·沃尔夫(Alan Wolff)于2018年6月11日敦促WTO成员“重新加入”到多边贸易体系中来,因为该体系正面临着多方面的压力,这些压力来于自美国的单方面行动、贸易报复行为、中国的崛起、上诉机构可能失效以及WTO规则失去成员信任等方面。

6月11日,艾伦·沃尔夫(Alan Wolff)在德国的法兰克福向欧洲中央银行国际关系委员会致辞时说:“我们需要的是实用主义,通过行动重新致力于多边主义的发展。我们不能再走多边贸易体系发展不足的老路,我们需要定期更新多边贸易体系,而现在正是做出努力的时机。最好的方法就是在更大程度上,将影响贸易行为的政策和措施重新纳入WTO规则当中。”

沃尔夫说道:“只有成员们愿意将共同利益作为自身利益的一部分而开展工作时,WTO才能克服当前所面临的挑战。如果成员们没有共同的目标,也不愿意放弃各自提出的门槛要求,坚持‘以我为先(参与贸易活动的先决条件是首先满足我的利益需求)’,那么WTO的工作将不会有任何进展。”

沃尔夫认为,阻碍WTO成员重新投身于多边贸易体系的一大问题是缺乏一个传统的领导者。美国一直推行的是他们所谓的为WTO制定的“积极计划”,内容包括贸易补贴新标准、遵守知会要求、更好地区分发展中和发达国家、农业市场准入标准、服务贸易规则中新的电子商务和国内监管措施,以及对上诉机构的过度控制。然而,美国并没有扮演好有着70年历史的WTO保卫者的角色,也没能推动多边贸易体系的发展。

欧盟是填补WTO领导者空缺的“第一候选人”,但是却忙于处理英国脱欧问题。而中国和其他一些“中间国”,例如法国、德国和日本,似乎也不愿意走到台前。法国总统埃马纽埃尔·马克龙(Emmanuel Macron)呼吁欧盟、美国和中国在定于11月30日至12月1日召开的G20峰会上制定出改善WTO贸易体系的“行动路线图”。

不过沃尔夫也指出,尽管国际贸易领域波涛汹涌,但与2016年1.8%的增长率相比,2017年世界贸易实现增长4.7%,而2018年贸易增长也有望再次超过4%。

沃尔夫表示,时至今日世界贸易体系仍然极具弹性,但我们却渐渐忘记,这些贸易规则曾经受住了全球金融危机的考验,关税保持在低水平并且受协定约束,竞争性货币贬值也没有成为惯例。但他也警告说道:“当时和现在的情况不同,但目前我们的贸易体系仍具有强大的控制力。尽管世界贸易体系显现出疲弱迹象,但从某种程度上说,这大概是目前世界贸易面临的巨大压力和威胁所造成的结果。”

这些威胁的来源之一,就是特朗普政府决定出于国家安全的考虑,向包括其盟国在内的一系列国家征收钢铁和铝制品关税,沃尔夫称其“史无前例”。

一系列的威胁来自于首先采取措施和实施报复性措施的连锁反应,这可能会影响到各国在其他事务方面的合作,也会有较之以往更多的国家援引国家安全作为理由采取行动,而并没有明确的规则来限制这种做法。

上个月,特朗普政府就汽车和汽车零部件对美国国家安全的影响发起了232调查。沃尔夫提醒到,如果针对汽车和汽车零部件征收232关税,它所引起的报复行为可能会影响到价值数千亿美元的贸易。为价值数千亿美元的贸易制定新的限制条款,这方面我们仍然缺乏经验。

其二,针对WTO上诉机构内的职位空缺,沃尔夫也提出了警告。如果美国出于长期存在的对于激进主义的担忧,继续阻挠上诉机构法官成员的任命,那么今年九月份,将只能填补七个空缺席位中的三个。这很可能会削弱WTO争端解决机制的上诉功能。

第三重压力,是需要对发起WTO上诉提出最低限制要求,这是由于现存的WTO任何成员间都可能会发生冲突,并且上诉案件数量巨大,因此实际情况是WTO很有可能停止接受上诉案件。

沃尔夫表示,这不仅对于单个案件的当事方来说是个问题,更会导致一系列的风险。取消上诉更容易使当事方采取报复和反报复措施,而美国对钢铁和铝制品征收关税,并且在针对中国的知识产权和强制技术转让政策进行301调查后,扬言对中国商品征收关税,这也更有可能激起中国的报复行为。

沃尔夫认为,上述三方面的压力和威胁——针对钢铁和铝制品征收关税、针对中国知识产权相关行为的报复和反报复措施,以及WTO上诉机构所面临的僵局,使媒体有理由称之为可能点燃贸易战的“导火索”。然而,WTO所面临的挑战不止于此,它们只是掩盖了更多的根本性问题。

这些根本性的问题之一,就是中国的崛起,并且未来中国希望能够在一些行业的国内外市场中都占有主导地位。然而WTO 规则并不能很好地处理这些问题。

另一个沃尔夫所列出的根本性问题之一,是缺乏适用于自动化及其他技术进步的国内政策方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