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WTO事务咨询中心

全球贸易投资研究咨询中心
世界产业运行研究咨询中心
首页>WTO动态研究>新冠肺炎疫情将如何改变全球贸易体系

新冠肺炎疫情将如何改变全球贸易体系

20-05-08

新冠肺炎疫情是一起历史性事件。受疫情影响的人数在全世界范围内激增。或许就当下而言,人们最为关心的是如何保护自己、保护家人,但疫情总会过去,届时人们就会自然而然地关注疫情对全球贸易体系带来的改变。为此,“美国国际战略研究中心”(CSIS)的专家们展开了一场唇枪舌战的讨论,分析新冠肺炎疫情将如何从根本上改变未来世界的经济和社会秩序,特别是对全球贸易体系和供应链产生什么影响。

一、减少对医疗和公共健康供给的外部依赖,但无需造成恐慌

新冠肺炎疫情期间,防疫必需品的供给不足带来了经济、健康和政治风险,并不可避免地伴随诸如“购买国货”、出口限制、进口配额以及 201、232 条款等政策,这些政策都是具有误导性的。随着恐慌逐渐散去,各国对这些政策的需求也会减少,但这些政策遗留下来的负面影响不会马上消失。

相反,美国的政策制定者和企业可以通过采取一些积极的措施(如使供应链多样化或充分利用美国的传统优势)减少对医疗和公共健康供给的外部依赖。具体而言,可以增加“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的项目资金,资助美国全球卫生项目,增加下一代医疗研究的基础研发经费,支持基因工程产业联盟,鼓励留住相关人才的移民制度等。

上述措施基于这样一种共识,即复杂产品的供应链无法完全通过国内来实现,需要通过美国联邦层面加以协调(如降低医疗产品的关税),甚至在 WTO 框架下达成药品协定,把更多的国家和更多的产品纳入进来。美国政府可以鼓励战略部门的企业制定国内制造业的备份计划,以应对将来不时之需。

二、供应链会变得更加灵活多样,对中国的依赖度降低

新冠肺炎疫情在某些方面确实做到了特朗普政府无法办成的事——降低中国的制造业产能。或许这是过去几年来累积的结果。中国的国有经济、对媒体记者和少数人群的“打压”、因人口老龄化导致工资成本的上升以及特朗普政府的关税政策等,这些因素无不导致在中国经商变得愈发困难。但中国庞大的市场确实非常诱人,外国企业仍可以从中国市场赚到钱,因此不指望大量的外国企业撤离中国市场。然而,对于那些已经建立起供应链,但其重心主要放在其他国家市场的企业而言,仍留在中国的做法似乎就弊大于利了。为了抗击新冠肺炎疫情,中国政府下令关闭许多地方的生产线,此举迫使西方企业不得不重新评估其在中国的商业存在。随着西方企业不断调整其供应链,或者增加供应链的多样性,这些企业开始逐渐回流美国市场,因此会与中国市场进一步“脱钩”。虽然此举不可避免地会导致部分裁员,提高经营成本,但为了有效应对下一波“黑天鹅”事件,也属无奈之举。

供应链还会受到技术的影响。例如,在此次危机中,医生及医院技术人员开始使用诸如3D 打印机等新技术设备。虽然 3D 打印公司并不是专门从事医疗设备的公司,但公司的高科技属性使得它们在与传统的制造业公司(如汽车生产商)相比时反应更为迅速。此外,其他与“自动化”相关的技术都值得重点关注,如无人机、自动长途货车和集装箱船,以及其他自动化生产等。

或许将来会对自动化技术及其对贸易体系的影响作专门的研究。自动化技术有其独特的优势,如不会生病(但是会得电脑病毒)。此外,新技术会带来对失业潮的担忧和恐慌。历史经验表明,技术进步可以创造更多的就业机会,但这不会平息工人们的焦虑,特别是那些因新技术而失业、并且缺乏在新岗位就业必要技能的工人。上述这种情况并不陌生,早在19 世纪工业革命时期就发生过,但这次发生的速度更快,范围更广,人们对于流行病的固有印象会加速这一进程。

三、服务贸易也会受到影响

虽然服务贸易已经占美国经济的约 3/4,但人们在讨论贸易政策时,仍主要把重心放在制造业和农业等议题上。此次新冠肺炎疫情把服务贸易摆在了与制造业和农业同等重要的位置上。对于一些企业而言,特别是涉及云服务和数字空间的企业,此次危机意味着更多的业务增长和发展机遇,即便危机过去仍是如此。

新冠肺炎疫情加速了在线服务行业的应用,扩大了在线服务行业的规模。例如,中小学和大专院校不得不一改过去线上教学为辅的方式,转而采用纯线上教学模式。此外,近 1000 亿美元的健身行业也不得不做出调整。实体场馆不得开业,不得提供面对面私教,只能把课程搬到线上。一些零售商也不得不扩大在线订单的规模。这给那些传统上依靠实体运营、面对面互动的行业造成不小的冲击。

企业开始适应远程办公模式。如果这种远程办公模式被证明有效,那么等疫情过后,企业就不得不考虑人才远程办公的需求。只有满足这种特定需求的企业才更能留得住人才。

另一方面,旅游业不管从短期还是中长期来看都将面临巨大的损失。由于疫情是逐渐传播的,疫情的好转也是逐渐的,一些地区率先好转,另一些地区则慢慢跟上。因此,行业的恢复(如运输业)也是渐进的。例如,在中国,一些用于生产出口产品的工厂率先关闭,等疫情好转企业复工后才发现,产品出口目的地因受疫情影响也都关闭了。没有了货物,运输业(不管是空运还是海运)自然受到影响。旅游禁令造成旅游业的大幅下滑。

四、另眼相看药品的知识产权保护

新冠肺炎疫情引发人们对知识产权保护与以可承受的价格购买救命药品的激烈讨论。一些知名的制药公司、投资人、专利持有人认为,严格的知识产权保护对于投入大量的研发费用生产新药物(如新冠病毒疫苗)是必要的,而另一些人则认为,在疫情肆意蔓延的当下,过于严格的知识产权保护阻碍了人们以可承受的价格购买救命药品。

围绕知识产权保护的辩论并不是什么新鲜事物,并且即便疫情过去,辩论仍会继续。就目前疫情的发展态势来看,舆论似乎偏向后者。一些国家,如加拿大和德国,已经采取或正在考虑相关立法,在没有得到专利持有人同意的情况下生产专利药物——也就是所谓的“强制许可”。“强制许可”在国际贸易政策里是一个热议的话题,至今仍无定论。但就疫情发展的态势来看,天平渐渐倒向了后者。

五、欧盟前方将任重道远

新冠肺炎疫情在欧盟迅速蔓延,给欧盟的内部市场造成极大的影响。一些欧盟成员国单方面采取出口限制和边境管控措施,颁布旅游禁令等措施。在这种情况下,恐慌是一种正常的反应。如果危机过去,那么上述限制性措施将不会持续很久,如果危机持续下去,就会威胁到欧盟的经济和政治一体化,欧盟的内部市场会进一步分裂,民族运动兴起。欧盟委员会及其成员国政府想要成功应对此次危机,将任重道远。

六、美国领导力衰退将付出代价

美国民主党对特朗普总统贸易政策的一个指责是,美国未能像中国一样,与盟友建立同盟共同抗击疫情。此次疫情严重程度之深,不是靠某个国家能解决得了的。从特朗普总统对抗击疫情的回应可以看出他的态度和立场。特朗普总统把重心放在了如何照料美国人,即便此次疫情是一起全球性的危机。其结果是,美国错失了与其他国家开展合作的机会,也无法向那些最需要帮助的国家施以援手。

美国领导力衰退的一个结果是,其他国家后来居上,这些国家不仅包括澳大利亚、加拿大等美国盟友,还包括中国,中国正在扮演“救世主”的角色,向其他国家提供医疗设备和援助。要知道,早在 2009 年,正是美国在 G20 中提出倡议,履行承诺,保持金融系统的稳定,避免保护主义浪潮。在这次抗击疫情中,人们对美国总统翘首期待,但却被其他国家捷足先登。这是美国领导力衰退的短期影响。

从长期影响来看,越来越多的国家开始逐渐适应没有美国的日子,开始建立起没有美国参与、属于它们自己的同盟。虽然美国人民厌倦了特朗普总统发起的“永无休止的贸易战”,不希望美国在这方面挑头,但是在疫情防控方面,美国角色的缺失无疑会给美国带来沉痛的代价。

全世界的政策制定者们汇集在一起,却把美国的利益置之度外。这或许就是关于全球领导力的一个“肮脏的小秘密”。虽然美国一直在口头上说要利他,但在实际中却没有这么做。要符合美国的长期利益,就必须塑造一个建立在美国原则之上的世界。但是如果美国继续这样自我封闭,那么等疫情散去,美国就会发现眼前的世界将变得与过去大相径庭——世界不再以美国的利益和美国的关切为核心了。

七、采取隔离措施:新冠肺炎疫情或许保护了 WTO

从短期来看,原计划于今年 6 月在哈萨克斯坦召开的 WTO 部长级会议因疫情影响不得不往后推迟。因上诉机构恢复正常运转无望,渔业补贴也无法达成协定,从这点来看,部长级会议延期召开(或许延期一年)似乎是一件“好事”,虽然是加双引号的,因为这给各方达成共识提供了必要的时间。另一方面,一些谈判老手则认为,协定的达成一般都是迫于时间压力, 往往在谈判的最后关头才能达成,因此延期一年意味着,WTO 恢复全球贸易领导力的时间也要往后推迟一年。

更为糟糕的是,美国领导力衰退的另一个表现是美国对待 WTO 的态度。美国认为 WTO 在不少方面需要进行改革,并迫使其他成员共同参与解决,但美国的这种做法并没有取得什么实质性的成果,反而促使其他成员疏远了美国。例如,就在 4 月初,15 个WTO 成员(包括中国)加上欧盟同意,成立一个争端解决替代机构,却把美国排除在外。此次疫情加速了全球权力的转移,使美国失去了核心领导力的地位,体现不出美国的利益。同样,诸如 WTO 等国际组织也是此次疫情的受害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