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WTO事务咨询中心

全球贸易投资研究咨询中心
世界产业运行研究咨询中心
首页>WTO动态研究>两党共识将摧毁美国贸易政策

两党共识将摧毁美国贸易政策

20-08-06

2020年7月1日,美国卡托研究所(CATO)贸易政策研究中心主任、高级研究员丹尼尔.艾肯森就莱特希泽在国会参加贸易政策听证会发表评论文章。文章认为,特朗普政府的贸易政策几乎对过去八十多年来13位总统和42届国会推动贸易自由化的做法背道而驰,加征关税、重商主义及零和游戏思维充斥于当前美国对外贸易政策中的各个方面。但即使这样,莱特希泽在听证会也没有遭到两党议员的质询和挑战,没有任何实质性的反对意见,没有人质疑政府的行事逻辑,没有人要求总统停止蔑视盟友或停止轻率地征收国家安全关税,没有对美国商务部腐败的关税豁免提出质疑,这似乎表明美国两党及国会已就特朗普政府的贸易政策达成了一致。作者认为,国会没有真正抵制政府在贸易政策中的破坏性行动,意味着美国已经退回到了保护主义,或者已经成为了保护主义的同谋,这很可能会加速美国的孤立和衰落。尽管作者提出的美国将加速陷入孤立和衰退这一观点还需要经过更长时间的观察,但美国两党及国会就贸易政策问题实质上已达成一致的这一基本判断无疑是值得我们思考和关注的。

 

2020年6月17日,美国贸易代表罗伯特·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在众议院筹款委员会和参议院财政委员会听证会上作证。这次听证会被认为是国会就特朗普政府的贸易政策行动和优先事项提出质疑和表达关切的机会。但经过七个多小时的陈述和讨论之后,两院和两党议员们对政府的贸易政策表现总体上表现出一致的态度。

如果不是这样,那如何解释听证会上缺乏深入调查和反驳讨论的情况呢?除了个别特例之外,听证会当天议员们只提出了一些软性问题,表达对莱特希泽的尊敬,称赞他专注于执行《美国-墨西哥-加拿大贸易协定》(USMCA),而不是实现协议的自由化,同时议员们似乎都完全赞同以起诉、重商主义以及零和做法为特点的特朗普时代的贸易政策。

八十年来美国贸易政策历经13位总统和42届国会,但特朗普政府的贸易政策较之前突然发生了180度大转弯,采取的行动大大降低了美国人的贸易自由度,削弱了美国的世界地位,但如果国会并不认可这些做法,却没有提出严厉的质疑和实质性分歧,那就是玩忽职守。媒体和其他人士都认为国会对总统政策的默许以及两党之间的礼让态度并没有新闻价值,这可能进一步证实了这几年确实发生了太多的事情。想想美国政府颇具争议的贸易行动以及2017年以来产生的各种后果就不难发现情况确实如此。

跨太平洋伙伴关系(TPP)可以说是一代人以来最重要的贸易协定,但特朗普总统上任第三天,就让美国退出了TPP,因为TPP是奥巴马政府的成就。

在随后的两年中,特朗普对近4000亿美元的进口商品征收新关税,导致进口商缴税增加了380亿美元,通过供应链的传递,提高了整个制造业的生产成本和全国的消费价格。相应地这些关税也导致贸易伙伴对近2000亿美元的美国出口产品实施报复,对美国农业部门造成的打击尤其严重。为了设法与农民融洽相处,特朗普向他们提供了280亿美元的纳税人资金,并且请求中国购买美国大豆(如果约翰·博尔顿(John Bolton)的话可信的话)。

与此同时,美国和中国卷入了一场“分手”争端,这场分手始于贸易战,但后来升级为更广泛的经济、金融、技术和文化分离。无论像美国政府这样与中国对抗是好是坏,都没有证据表明这种做法的始作俑者已经找到或考虑过合理的计划,能使美国与中国“分手”后在世界上取得成功。

一个典型的例子是在与中国的关系危机中,美国政府不遗余力地挑起与尽可能多的其他国家之间的争端,对钢铁和铝征收国家安全关税打击盟国,威胁对汽车征收类似关税。允许(实际上是鼓励)全面滥用反倾销法来惩罚外国生产商(尤其是韩国生产商),并撤销对贫穷国家产品的关税优惠。但事实上我们应该争取这些国家,而不是压榨他们。

特朗普政府经常以提高关税和实施其他经济制裁来威胁盟友和其他贸易伙伴,迫使他们屈服于特朗普的要求。例如就在USMCA生效的前几天,美国政府开始威胁要重新对加拿大铝征收关税,还威胁由于墨西哥涉嫌不遵守新的北美贸易协定的多项条款而正式提起上诉。USMCA的生效是从争议和更多争端开始的。

现在,美国与欧洲就数字税、飞机补贴和其他问题展开贸易战的可能性越来越大。欧盟的一些政策确实存在问题,需要采取连贯有力的政策回应,但特朗普政府却竭尽全力妖魔化欧洲,甚至称欧洲对贸易体系的威胁要大于中国。

美国政府对WTO的消耗战丝毫没有减弱的迹象。美国阻碍WTO做出正式裁决,没有建设性地参与关于未来WTO改革的辩论,在参众两院就美国退出WTO的问题可能进行投票之前,不断虚构事实激起人们对WTO的反感,直到众议院议长南希·佩洛西(Nancy Pelosi)上周行使了一项程序特权,阻止国会就该议题进行投票。佩洛西的这一行为可能是本届国会采取的最有利于贸易的行动。在特朗普政府的领导下,美国成了国际上最爱违反规则的国家。

似乎挑起与世界其他地区间的争端还不够,特朗普政府在几乎没有附加条件的情况下,滥用国会通过的贸易法,不断藐视国会错误地赋予行政部门的权力。政府在行使一些法令规定的权力时表现出对法治的蔑视,似乎在向国会挑衅表示他们敢于这样做。但国会其实并不想对此采取任何行动,因为大多数国会成员都非常乐于让总统就关税问题在政治上做出决定,他们则袖手旁观,如果总统的措施受欢迎他们就表示赞成,如果不受欢迎他们就批评指责,但这并不是有勇气的表现。

那么政府这种虚张声势和欺压他人的态度是要表现什么呢?在特朗普政府的领导下,几乎没有任何措施推动贸易的自由化,也没有能够有效减少贸易壁垒的新协议。USMCA可能会取得成功,但是那套官僚主义的限制措施和规则的目的绝不在于放开贸易,它的目的是减少美国从墨西哥和加拿大进口商品,并鼓励供应链向美国回流。它将使北美地区更加贫穷。与日本的小规模协议挽救了TPP的一小部分利益,但从本质上看,与TPP协议相比,我们与日本的自由贸易度要小的多。政府吹捧与韩国签订的自由贸易协定(KORUS),但对协定的修改极其肤浅,以至于国会甚至都不需要签署该协定。还有美英和美国-肯尼亚自由贸易协定,在特朗普政府任职期间,都不可能达成任何有意义的条款。

然而尽管政府采取了所有这些非常规的行动(和不作为)用于促进经济增长和引导美国增强软实力,但它们都相当于破坏了贸易政策,而国会却没有鼓起勇气询问缘由。

在最近的听证会上,没有任何实质性的反对意见,没有人质疑政府的行事逻辑,没有人要求总统停止蔑视盟友或停止轻率地征收国家安全关税,没有对美国商务部腐败的关税豁免提出质疑,没有人担心总统蔑视礼节,他厌恶正派,背离历史,这些都大大损害了美国的声誉,这种公共资产被政府肆意挥霍。对于政府蔑视法治和大肆宣扬丛林法则的行为,人们并不感到惊讶。没有人谴责政府向美国企业征税,并将税款重新分配给更有可能支持总统连任的选区。只有寂静,幸灾乐祸的寂静。

国会没有真正抵制政府这一长串的破坏性的行动,这表明美国懦弱无能地退回到了保护主义,或者成了保护主义的同谋。一直以来国会民主党人都希望政府努力改变贸易政策的目的,从利用经济活力并创造机会的手段变成保护美国人免受经济活力影响的盾牌,对此许多国会共和党人也表示支持。

最终这种自吹自擂的两党关系以孤立、卑鄙、充满怨恨的贸易政策的形式回到了华盛顿。政客们一致认为美国灾难的根源是外国引起的,这不足为奇,因为这种立场简单安全,但这种立场同样是危险并且错误的,很可能会加速美国的孤立和衰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