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WTO事务咨询中心

全球贸易投资研究咨询中心
世界产业运行研究咨询中心
首页>WTO动态研究>贸易仍将是中美关系紧张局势中的压舱石

贸易仍将是中美关系紧张局势中的压舱石

20-09-02

特朗普当政以来的中美紧张局势在疫情之后进一步加剧,美国对华贸易限制措施不仅从货物贸易(301 调查的单边关税措施)延伸至服务贸易领域(针对 Tik Tok 的限制)和投资领域(外国投资安全审查),而且还在不断地将更广泛的、远超贸易领域的相关议题纳入制裁范围。在此背景下,2020 年 8 月10 日,美国国际战略研究中心专家克莱尔 . 里德(Claire Reade)发表评论文章,认为在当前形势下,经贸问题仍将是中美关系的“压舱石”。文章认为,无论是中国还是美国,短期内都有动机维持贸易领域的相对稳定,特别是在美国大选尘埃落定之前,双边贸易关系将在“飓风之眼”中保持相对平静。以下是该文译文,供参考。

中美关系紧张局势加剧

自从新冠病毒席卷美国以来,美国针对中国采取了各种强硬措施,涉及领域从国家安全到高新技术问题,再到人权问题和中国的领土主张等。美国实施了与香港问题相关的制裁措施,正式宣布反对中国在南海的海事主张,限制中国国有媒体,收紧对华为的技术限制,取消中国电信巨头的许可证,调查并处罚与中国“千人计划”有关的学者,限制签证,关闭中国驻休斯敦领事馆,禁用热门应用 TikTok 和微信,并且可能禁止中国软件。美国新的限制措施的发展速度和负面言论的激烈程度正在不断提高。

与此同时,中国取消了美国的新闻签证,关闭了美国驻中国的重要领事馆,将香港的抗议活动归咎于美国,并实施了严厉的国家安全法,并且出现了直接且充满民族主义的反美言论。

尽管双方都在采取政策措施,但作为中美商业关系核心的《第一阶段经贸协议》却仍在执行中。中国进一步开放了金融市场,并降低了非关税壁垒。这是如何成为可能的呢?中国是否会持续为美国企业提供这种改善过的贸易条件呢?还是说贸易也将会成为更广泛敌对行动的受害者?

中国寻求贸易稳定的动机

中美两国能够将贸易剥离出来,使它丝毫没有受到其他许多领域的冲突的影响,是有合理原因的,其中有一些显而易见,也有一些并不明显。

从中国的角度来说,《第一阶段经贸协议》提出的政策改革要求从长远来看对他们的经济有利(而且如果与美国的关系变得极端敌对,其中许多内容很容易发生逆转)。虽然新冠疫情和全球主要价格大幅波动抑制了需求,但购买美国商品和服务并没有害处。

目前中国正大力帮助其经济从新冠疫情中复苏,过多的经济动荡并不会使他们从中受益。相反,设法使包括美国在内的全球贸易和投资保持积极态势才是有益做法。《第一阶段经贸协议》正是在这方面做出努力的重要措施。对中国来说,与美国保持一些务实细致的讨论和共同努力的渠道作用明显。显然美国贸易代表罗伯特 • 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和中国国务院副总理刘鹤之间的关系比较融洽,因此贸易谈判似乎是目前为数不多的开放渠道之一。

政治方面,中国在极高层面上承诺履行这一协议,因此不论是针对美国, 还是针对中国其他的贸易伙伴而言,贯彻执行协议也成为了不得不做出的选择。

对于中国而言,在贸易问题上给予特朗普总统想要得到的东西,也许就能获得回旋余地,从而可以在那些对特朗普而言不太重要但对中国来说要优先解决的问题上采取行动。前美国国家安全顾问约翰 • 博尔顿(John Bolton)在他近期的回忆录中透露,特朗普曾经就中国关注的其他问题如香港问题表达了私人意见,这给中国提供了一些行动空间。几个月来特朗普确实一直对香港问题保持沉默,即便现在也不是特朗普本人而是他的代理人在推动强硬行动和言论。特朗普甚至在国务卿迈克 • 蓬佩奥(Mike Pompeo)7 月在尼克松图书馆就中国问题发表黑暗讲话时,就非中国问题举行了新闻发布会。

从务实的角度来看,美国最近采取的许多直截了当的行动指出的都是美国多年来一直在提出的问题(例如知识产权问题),或者仅仅反映了中国多年来对美国实施的限制。在中国看来,这些以互惠为目的的行动可能只是美国在许多方面追赶或模仿中国的政策,而不是给中国带来意想不到的严重打击。限制媒体,限制电信和数字公司的市场准入,以及实施一些明确表明某些经济部门构成国家安全问题的政策,对中国来说,这些都是美国在模仿中国的政策实践。美国的其他行动似乎也更是象征性的,而不会造成实际影响。

与最近的报道相反,中国可能也希望特朗普在 11 月的大选中获胜。如果是这样,那么保持中美贸易关系平稳,确保《第一阶段经贸协议》顺利运行将有助于特朗普稳定美国农业基础并提振美国股市。但问题的另一面也值得注意,这些情况给了中国筹码,可以避免特朗普政府采取过分措施,因为一旦真正激怒中国,他们就可能会撕毁协议破坏贸易进程,使美国市场和农民面临遭受重大损害的风险。

最后,无论 11 月大选的结果如何,中国都会认为努力重建商业部门是稳定中美关系的关键。《第一阶段经贸协议》是为外国公司创造更大乐观情绪的具体办法。鉴于中国市场对全球商业的巨大吸引力,因此中国可以预见这一战略将会取得成果。

特朗普寻求贸易稳定的原因

就美国而言,即将到来的大选具有重要意义,许多原因都与中国有关。特朗普总统可能会给予中国强硬派更多的行动空间,因为特朗普本人对新冠疫情给美国经济(他连任的基石)造成的损失极其愤慨,他可能认为将中国当作替罪羊将有助于他赢得选举。但是,由于《第一阶段经贸协议》有助于提振美国金融市场并且能够出口更多农产品(这些农产品大部分来自支持共和党的州),因此特朗普可能仍将保持克制,不放弃《第一阶段经贸协议》, 保持贸易关系向前发展,以便至少在选举期间保护这些利益。出于同样的原因,特朗普也可能会避免对中国采取重大金融限制(例如强制中国公司从美国证券交易所退市),并将美国对中国的商业限制控制在敏感技术和其他国家安全相关的经济部门范围之内。

从这个角度来看,似乎联邦调查局局长克里斯托弗 • 雷(Christopher Wray)最近关于中国的讲话也表明了这一点,他在讲话中表示:“有效面对威胁并不表示着我们不能与中国人做生意,也不表示我们不能接待中国游客,更不表示我们不应该在世界舞台上欢迎中国学生或与中国并存。”

在经济增长放缓的情况下,特朗普本人也已经投入资金,让中国购买更多美国商品,这正是由于双方签订了贸易协定。第一阶段协议给中国施加了巨大压力,要求他们最大程度地增加购买量。特朗普希望保持这种作用力。

对于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USTR)和美国工业界而言,在政策问题上, 第一阶段协议针对中国长期存在的严重市场准入壁垒和诸多行业存在的其他问题,带来了真正渐进式的进展。协议打破了大规模的农产品壁垒,金融服务市场准入逐渐开放,知识产权的法律改革正在进行中,这些对美国都有帮助。虽然中国采取了激进的外交政策,但这仍是多年来中国在多个经济领域的市场开放方面做出的最大努力。

此外同样重要的是,展示美国在推动中国履行承诺并通过贸易协定取得全面胜利的实力。如果任由《第一阶段经贸协议》终止,特朗普政府就难以为长期贸易战带来的痛苦而辩解,而特朗普也会被认定为其贸易政策正在走向失败。而且,就履行协议义务而言,《第一阶段经贸协议》对美国来说并不是沉重的负担,因此没有必要对此进行复杂的成本效益分析。

最后,对于那些展望未来的人来说,应该考虑的事情是通过《第一阶段经贸协议》取得的贸易进展为“第二阶段”中其他悬而未决的问题(例如补贴和政府采购)开启进一步谈判的大门。目前,与中国共同就任何未来问题取得建设性进展的渠道并不多。《第一阶段经贸协议》的价值也正在于此。

中美贸易关系将在“飓风之眼”中保持平静

目前中美两国的政策行动正在冲击中美关系,双方都面临着来自对方的行动威胁。但是尽管两方掀起的行动飓风极有可能吞噬双边关系,但种种迹象表明,至少在 2020 年底之前,双边贸易关系将在“飓风之眼”中保持平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