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WTO事务咨询中心

全球贸易投资研究咨询中心
世界产业运行研究咨询中心
首页>WTO动态研究>CFR 专家评论 WTO 未来新总干事面临的挑战

CFR 专家评论 WTO 未来新总干事面临的挑战

20-10-13

随着WTO 总干事罗伯托• 阿泽维多(Roberto Azevedo)在任期结束前一年提前辞职,WTO 陷入了领导人缺位的窘境。尽管在新冠疫情蔓延至全球之前,WTO 就已经陷入困境,但阿泽维多选择在 WTO 这一国际贸易管理机构的关键时刻离任,仍然对多边贸易体制带来了巨大冲击,迫使 WTO 及其成员不得不在一个分裂日益家加剧的特殊时期遴选新的总干事。根据新总干事遴选程序,WTO 成员总共提议了 8 名候选人,其中 3 名候选人已在第一轮竞选中淘汰,最终人选可能在美国大选之后诞生。2020 年 9 月 3 日,美国外交协会(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 缩写为CFR)研究员詹妮弗 . 希尔曼撰文对新总干事未来面对的挑战以及美国大选对总干事选举的影响等问题进行了评论,文章认为无论谁就任新总干事,如何恢复 WTO 三大功能、如何应对不公平贸易政策实践都将是其最大的挑战。

当前 WTO 成员正在选举新的领导人,未来他将负责在国际贸易的关键时刻领导WTO。目前八名候选人正在竞选接替阿泽维多。但与此同时,WTO成员之间的分歧巨大,甚至无法就代理总干事达成一致意见,其中部分原因是美国坚持认为应当由美国人担任该职位。

根据新总干事遴选程序,应在 11 月 7 日前就新任总干事达成共识。但是考虑到 11 月 3 日是美国大选日期,因此选出新任总干事的日期可能推迟。遴选程序从劳动节开始,进行连续几轮的候选人筛选,由 WTO 成员提名各自候选人,选举委员会将听取所有 164 个 WTO 成员的意见。这一程序于 2002 年开始使用,至今一直遵循协商一致原则,但如今,最大经济体之间的僵局却日益阻碍着 WTO 的正常运转。

WTO 总干事的职责及重要性

总干事是 WTO 的正式行政首脑,负责监督 WTO 秘书处约 700 名工作人员。总干事确定 WTO 的总体基调并在某种程度上制定工作方向,同时代表 WTO 面向外界,参与世界各国领导人会议。但是,由于 WTO 的决定是通过 164 个成员国协商一致做出的,因此,总干事在政策问题上历来没有什么权力。

但今年可能会有所不同。WTO 面临深层次问题,新冠疫情造成的经济冲击急需一个运转良好的贸易体系来缓解,因此 WTO 需要一个更加强大的领导人。

一直以来阿兹维多都备受好评。在执掌 WTO 的七年间,在的他监督下, WTO 完成了 2013 年的《贸易便利化协定》,发达国家承诺终止对农产品提供出口补贴,WTO 成员也扩大了信息技术产品的零关税产品范围。但是他没能恢复 WTO 的三个主要职能,即谈判、监督和解决争端,也无法解决 WTO 两个最大经济体——中国和美国之间不断扩大的分歧。

新任总干事将面临的最紧迫问题

新任总干事所接手的 WTO,自1995 年成立以来未达成任何重要协议(除《贸易便利化协定》之外)。为遏制世界鱼类供应资源的枯竭以及制定电子商务和数字贸易发展规则,WTO 必须就这些问题达成重要协议。这些都是WTO 必须完成的任务。此外在美国决定摧毁上诉机构,导致各国可能避免遵守自己不喜欢的裁决的情况下,WTO 还需要修复其争端解决机制。总干事还需要想方设法,解决各方日益增强的对不公平贸易做法的担忧。

WTO 在应对新冠疫情中发挥的作用,以及未来的努力方向

为应对新冠疫情,WTO 努力执行二十国集团(G20)领导人的承诺,要求对医疗用品实施的所有贸易限制措施都是“有针对性、成比例、透明且暂时的”,并要求通报和公布所有相关措施。WTO 还提供了讨论平台,用于审议针对疫情可能采取的集体对策,并鼓励各国降低医疗产品用品的关税并放弃这些产品的出口禁令。

未来,WTO 可能做出的最大贡献将是与世界卫生组织(WHO),防疫创新联盟以及全球疫苗联盟(GAVI)合作,制定贸易和投资协议,确保公平有效地分配针对由新冠病毒引发疾病所开发的所有疫苗或药物治疗。

从历史上看,总干事一直由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代表轮流担任,但是也有人呼吁选择非洲成员或女性担任这一职位。WTO 成员在选择总干事的过正中,应在多大程度上考虑候选人的地域和性别代表性?

2017 年的部长级宣言呼吁更多女性参与贸易,因此选择女性领导WTO 将是认真对待该宣言的一个重要信号。但是 WTO 成员在选择领导人的过程中,考虑的最重要的因素是选择强大而有效的领导人,不论国籍或性别。不过好消息是,八名候选人中有三名非常优秀的女性。

现在 WTO 陷入困境,无法达成新的协议,也无法解决上诉机构问题或中美贸易战问题,因此 WTO 急需新的领导和新的活力。一个成功的总干事应当有能力将人民和国家团结在一起,对 WTO 的未来作用有远见,有能力将 WTO 过去和现在的成功联系在一起,为 WTO 的失败之处找到具体的解决办法 。

2020 年美国总统大选的结果将对新任总干事将产生哪些影响

美国这一庞大的贸易国是为 WTO 预算捐款最多的国家(捐款数额是基于每个国家在过去五年中在全球贸易中所占份额而确定的),因此新任总干事必须设法与下一任美国总统和他的贸易团队合作,这一点至关重要。唐纳德 •J• 特朗普(Donald J. Trump)政府一直对 WTO 怀有敌意:特朗普总统扬言要美国退出WTO,批评 WTO 未能解决中国的不公平贸易政策实践,也未能实现全球贸易规则的现代化,并一直阻止任命上诉机构新成员。与特朗普的第二届政府建立更紧密的合作关系是一项艰巨的任务,并且至少需要按照美国方面的要求对 WTO 进行重大改革。

如果前副总统乔• 拜登(Joe Biden)赢得大选,他的政府可能会利用WTO 作为平台,重申美国在外交政策和多边组织中的领导地位,并确定美国对基于规则的贸易体系的承诺。拜登政府可能会领导改革振兴 WTO,希望就贸易政策与盟国合作,并利用 WTO 共同应对不公平贸易实践的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