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WTO事务咨询中心

全球贸易投资研究咨询中心
世界产业运行研究咨询中心
首页>WTO动态研究>WTO 改革能否改革 WTO

WTO 改革能否改革 WTO

21-05-11

当前关于 WTO 改革的言论越来越多,但它们是否能够推动 WTO 进行实质上的改革呢?关于这一问题,可能现在并没确切的答案。但 3 月 31 日举行的七国集团(G7)贸易路线部长级会议显示,各国都在做出积极并且可能是统一的承诺,希望对这个日益疲敝的组织进行改革,最近这种信号反复出现,表明改革运动可能正受到越来越多的关注。本文回顾了最近出现的一些关于 WTO 改革积极信号。

在 G7 贸易部长级会议召开之前,主持线上贸易部长级会议的英国贸易大臣利兹 • 特拉斯(Liz Truss)提出了目前面临的挑战。她表示“今年是我们需要抓紧WTO 改革的一年。”她谈到了新任总干事恩戈齐 • 奥孔乔• 伊维拉(Ngozi Okonjo-Iweala)带来的“新鲜动力”,疫情后经济复苏的需求,以及“过时的规则”,这些规则中有些仍然是 1995 年的产物。特拉斯表示:“这就是为什么英国将与 G7 集团伙伴一道努力,领导建立更适应21 世纪的 WTO,制定与时俱进的新规则应对现代机遇与挑战,重新建立世界对全球贸易体系的信任。”

特拉斯在开幕词中表示“自由和公平贸易才是前进的最佳途径”,并且敦促贸易部长们坚持这一原则。她认为“志同道合”的国家需要赢得全球贸易的灵魂之战,确保 WTO 为全世界人民服务。据称会议上贸易部长们都承诺“将为 WTO 改革的相关讨论提供重要的政治动力”。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USTR)的一份解读报告称,部长们接受了一份广泛的改革相关议程,并对此进行了讨论,内容涉及“全球贸易体系面临的来自非市场力量的挑战”,以及“他们在数字贸易、女性经济权利和实现气候变化目标方面的未来工作计划。”

特拉斯十分看重 WTO“富有活力的新鲜领导力”(奥孔乔 • 伊维拉也出席了会议),这将成为改革的先锋力量,通过在数据和数字贸易规则方面 取得进展推动 WTO 的现代化运动,恰当解决碳泄漏问题,并改善妇女在全球贸易中的参与度。在 3 月 30 日举行的 WTO 总理事会非正式会议上,总干事重申了 WTO 振兴与今年年底部长级会议(MC12)将取得的显著成果以及全球疫苗公平供应取得的进展之间的联系。奥孔乔在讨论 MC12 预期成果文件的会议上表示,如果在年底之前没有取得明显进展,没有达成协议, 没有为当今世界面临的重大问题做出任何贡献,没有针对应对下一次疫情 的措施框架进行补充,那么这一年就会成为碌碌无为的一年。

美国贸易代表凯瑟琳• 泰(Katherine Tai)出席了 G7 会议,并且随后在推文中表示,与会各方将“共同努力,促进自由和公平贸易,造福工人、企业和消费者”。特拉斯在 G7 会议的讲话中解释了为什么她认为现在正是合适的改革时机,她谈到了美国新政府,特别提到了凯瑟琳 • 泰。她在与同行的一连串介绍性电话会谈中,经常提到 WTO 改革。在获得一致确认成为美国贸易代表的过程中,凯瑟琳 • 泰提到过对 WTO 的承诺,她向参议员表示“美国必须继续参与 WTO 并占据领导地位,否则代价不可估量”,她也赞同“要以建设性的方式在 WTO 进行艰苦的对话”。此外凯瑟琳 • 泰也提出了一些问题:WTO 对其成员有什么样的价值?它是否实现了创始人和成员所期望的目标?WTO 如何应对当今世界挑战——无论是全世界面临的挑战还是WTO 成员国家之间存在的挑战?

与此同时,具有改革意识的 WTO 成员组成的渥太华集团(加上英国现在共有 14 个成员,包括欧盟、澳大利亚、日本、巴西和肯尼亚等)在 3 月底与奥孔乔• 伊维拉进行了线上会谈,他们也谈到了 WTO 改革。加拿大代表渥太华集团发表的声明中称,在讨论 WTO 改革的三大支柱时(谈判、争端解决以及透明度与监督),部长们强调必须迅速开展工作打破上诉机构僵 局,结束渔业补贴谈判,推进“联合声明倡议”工作,内容涵盖国内服务监管 和第12 次部长级会议关于电子商务的讨论。部长们还同意推进卫生、农业、环境、透明度、贸易和性别平等领域的相关工作。

几个月来,欧盟一直在鼓励开展双边(或多边)工作推动改革。上个月,欧盟贸易总干事萨宾• 韦恩(Sabine Weyand)敦促欧盟、美国和日本继续努力,就新的工业补贴 WTO 规则提出建议。她还建议美国与欧盟一道,推动制定关于“竞争中立”的新 WTO 诸边协议,这将使中国那些引发非议的做法面临直接挑战。今年 2 月,欧盟发布了新的贸易战略,其中关于 WTO 改革的建议更加接近美国的立场。

对此也有人持怀疑态度,其中就包括美国新任驻 WTO 大使丹尼斯• 谢伊(Dennis Shea)。谢伊在接受《美国贸易内幕新闻》采访时说,WTO改革可能会取得一些成果,但是他怀疑的是能否在重点方面取得进展。谢依认为,WTO 根本没有能力应对中国,因此在技术竞争问题上,WTO 根本无法参与其中发挥作用。谢依称:“所有的改革运动都会遭到中国的阻挠,因为中国不希望 WTO 发生变化。关于 WTO 改革,中国可能嘴上说的好听,可实际上他们只希望 WTO 保持现状。每当我们提出一个问题时,中国都会反对美国,而且通常是所有反对声音中最响亮的。”

谢依现在也是两党政策中心的成员,他敦促新政府不要立刻解除对WTO 上诉机构法官任命的封锁,因为一旦解除,这个毫无生命力的上诉程序就会重新启动。他建议说,首先美国应坚持与欧盟和其他成员国进行真正有意义的对话,探讨为何上诉机构能够随意过度执法,以及为什么WTO 成员能够允许这种现象长期存在。共同分析问题找到症结将有助于找到更加持久的解决方案,其中也包括重新考虑争端解决机制本身的问题。

长期从事贸易研究的专家艾伦• 沃尔夫(Alan Wolff)在上周前仍是WTO 的四个副总干事之一(即将加入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他在最近的华盛顿国际贸易协会年度会议中讲话时强调,很显然真正的改革(如果真的能够进行)将采取多种形式和方式。沃尔夫列举了他认为亟待解决的 10 个全球性和体制性问题。他认为新的 WTO 和美国领导层使我们有理由重新拾起乐观态度,但他也警告说:“WTO 必须尽快表明,它能够就那些与从事国际贸易或受其影响的所有人有关的问题提供意见(几乎关乎所有人)。这是一个必须得到认真对待的政治挑战。沃尔夫表示:“我们要做的工作不仅限于对话。仅凭政府领导人说他们支持多边主义是远远不够的,因为他们很可能没有在后续进行足够的投入导致无法取得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