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WTO事务咨询中心

全球贸易投资研究咨询中心
世界产业运行研究咨询中心
首页>WTO动态研究>加拿大官员表示将以诸边形式讨论新的 WTO 环境规则

加拿大官员表示将以诸边形式讨论新的 WTO 环境规则

21-05-11

2021 年 4 月 7 日,加拿大农业部的一位高级官员表示,虽然分析人士一直敦促各国采取更多行动,但为了遏制危害环境的贸易做法,短期内新的WTO 规则可能仅会以成员组成的诸边集团的形式进行谈判。

随着越来越多的国家开始通过贸易政策来帮助本国经济实现脱碳目标,如何解决贸易相关的气候变化和环境问题在 WTO 及其他国家引起了越来越多的关注。分析人士和官员们在本周表示,目前所做的努力很可能会遭遇障碍,例如无法在 WTO 获得共识,以及主要经济体之间潜在的竞争方式和利益之争。

在 WTO 内部一些国家已经加紧了有关环境问题的讨论,例如关于可持续性和塑料制品贸易的新的结构性讨论。两项讨论都是在诸边基础上进行的,加拿大农业和农产品部首席农业谈判代表亚伦 • 福勒(Aaron

Fowler)认为,近期可能会通过这种诸边努力取得一些进展。

因此,一部分众议院民主党人在周三敦促拜登总统与 WTO 其他成员合作,重新启动《环境商品协议》(EGA)对话,就减少环境产品贸易壁垒 进行谈判。虽然只有 18 个 WTO 成员参加了最初的 EGA 谈判(该谈判于2016 年暂停),但其中就包括了三个世界最大经济体:美国、欧盟和中国。未来仍然可以通过一些多边途径来推进这些问题。例如贸易与环境委员会以及正在进行的关于停止有害渔业补贴的谈判。WTO 成员迟迟未能就渔业补贴达成协议,但许多 WTO 内部人士都表示,在今年的部长级会议之前(或至少在会议期间)结束谈判是目前最重要的优先事项之一。

美国中佛罗里达大学全球经济与环境机遇中心主任詹姆斯• 巴克斯(James Bacchus)和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PIIE)高级研究员杰弗里 •肖特(Jeffrey Schott)表示,他们对 WTO 成员达成协议持谨慎乐观的态度。巴克斯在 4 月 7 日的 PIIE 网络研讨会上发表讲话时说,虽然他已经注意到在关键问题上仍存在“根本性分歧”,例如发展中国家的特殊和差别待遇,但达成协议“至关重要”。肖特提出了希望 WTO 成员达成“阶段性”协议的想法,从而为之后更棘手问题的谈判提供动力。

巴克斯曾担任国会议员和前 WTO 上诉机构成员,他认为世界范围内持续的高水平生产“是不可持续的”。他表示,WTO“绝对有必要”将这些问题纳入全部工作当中,并指出塑料制品贸易是一个很好的开端,很可能会产生重大影响。

肖特和巴克斯也表示,WTO 还可以在废物管理和打击非法动物贩运方面发挥作用。

随着各国开始通过贸易政策解决气候和环境问题,一些冲突现象也可能会随之出现。问题之一可能出现在《欧洲绿色协议》,这份协议的目的是实现欧盟经济绿色化。目前欧盟正在通过碳边境调整机制迅速向前迈进(未来该机制必须接受 WTO 成员的审查),并且已经公布了其“农场到餐桌”战略,目的是鼓励更加可持续的农业发展。

特朗普政府的农业官员曾反对欧盟这项农业战略。农业部(USDA)经济研究服务中心官员在 4 月 7 日的农场基金会贸易与气候会议上重申了美国的担忧,并提到了美国农业部去年关于欧盟战略影响的报告。农业部经济学家马罗斯 • 伊万尼奇(Maros Ivanic)表示,问题在于农产品产量的增长能否缓解欧盟“农场到餐桌”政策可能带来的负面影响,根据美国农业部的预测,对于某些商品来说,答案是肯定的,而对其他商品则不然。

伊万尼奇指出,这项欧盟战略被采纳的广泛程度可能取决于欧盟如何

(或是否)将其纳入贸易政策当中。福勒表示,他并不认为立刻会有大量国家加入该战略。但他指出,如果它对欧盟经济有利,或者出于贸易相关的原因,某些部门可能会加入欧盟的阵营。

澳大利亚农业研究所的理查德• 希思(Richard Heath)在会议上表示,澳大利亚农民在很大程度上将欧盟视为可持续发展的领航员。欧盟的政策将逐步融入贸易协定和生产标准当中。

威尔逊中心中国环境论坛的詹妮弗• 特纳(Jennifer Turner)也赞同这一观点,她认为中国也可能会观察欧盟动向,了解其战略如何发挥作用,并且评估这些政策如何以及是否会对中国造成影响。

但这正是特朗普的农业和贸易官员所担心的。他们认为欧盟很可能会将其政策强加于其他国家,进而损害美国的农业并阻碍农业生物技术的使用。拜登政府并未就欧盟推动农业可持续性发展的做法发表过多讲话,但农业部长汤姆• 维尔萨克(Tom Vilsack)表示,美国政府的工作重点之一就是与农民合作,采取更具可持续性的做法。

虽然欧盟的监管制度对农业生物技术仍不友好,但美国很可能与加拿大和英国结盟。最近英国已经采取行动,允许采取基因编辑技术,这显然与欧盟政策背道而驰。

福勒认为,要确保可持续发展,农业创新十分重要,这也与粮食安全息息相关,但前提是它们不会遭到法规或贸易限制措施的阻碍。

希思还坚持认为,为缓解气候变化而进行的创新通常都会提高产品产量。可持续性做法最终将成为进入重要市场要付出的代价,而各国必须适应这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