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WTO事务咨询中心

全球贸易投资研究咨询中心
世界产业运行研究咨询中心
首页>WTO动态研究>欧盟碳排放税聚焦中国

欧盟碳排放税聚焦中国

21-06-09

随着越多的国家开始确立要在 2050 年实现“净零”碳排放(碳中和)的战略目标,各主要经济体相关经贸政策朝低碳排放方向发展的倾向也愈发明显。显然,降低碳排放甚至脱碳的过程一定会对国际贸易产生多方面的深远影响。在向绿色经济过渡的过程中,那些已经在减排产业技术、减排进度及经济结构转型过程中领先的经济体一定会通过贸易政策促进其贸易伙伴在降低排放方面进行“配合”。欧盟是全球减排的主要倡导者,并正在考虑征收碳税。2021 年 5 月11 日,辛里奇基金会研究人员斯图亚特 . 帕特森撰文表示,中国可能是欧盟碳税的主要目标可能。以下是该文主要内容,供参考。

越来越多的国家承诺到 2050 年实现“净零”碳排放,显然国际经济政策正在朝着低碳排放的方向发展。在向绿色经济过渡的过程中,那些承担高昂成本的国家将期望其减排努力能够得到贸易伙伴的配合,他们也会试图确保其他国家不会削减他们降低温室气体排放的工作。采用与反补贴税相似的方式征收边境碳排放税很可能会变得越来越普遍。

一、欧盟考虑征收碳排放税

对于在碳减排过程中付出高昂代价的国家来说,如果世界其他地区的碳排放仍在进行,甚至速度更快,那他们的努力就会变得毫无意义。共同分担责任才是解决问题的关键。

因此欧盟正在考虑征收“碳边境调节税”。这样做的目的是确保进口产品无法通过违反严格的碳减排法规来损害国内产品的利益。如果某国没有对碳排放进行适当征税,那么从该地区进口的商品面临的碳排放税将与在国内生产相同商品所承担的碳排放税相同。实际上,这项税收将防止通过环境监管不同来套取利益的做法,有利于创造公平竞争环境。这项税收可能会作为国内排放交易体系的延伸而实施,确保国内产业不会因必须支付两次排放税而受到不利影响。

在推行这项政策方面,欧盟可能并不孤单。在拜登政府的领导下,美国也可能探索征收碳关税的途径,并且可能会在 2021 年提出更多细节内容。对于中国和在华经营的跨国公司而言,这样的政策方向可能让他们面临许多问题。中国是世界三大经济体中碳排放强度最高的国家,中国制造的产品在进口时可能会被课以重税。近几十年中,中国深远而广泛的产业政策不断推动制造业和出口实力的发展。他们的目标是建立能够自我强化的产业集群,增强竞争力,发挥比较优势并确保在多行业市场份额中占据主导地位。

二、中国碳排放密集并提供大量补贴

全球经济的低碳化可能使中国处于不利境地。

中国的二氧化碳排放量世界第一,无论从哪个角度来衡量,其碳排放量都过分巨大。中国经济占全球 GDP 的 17%,中国人口占世界总人口的18%,而其温室气体排放量则占世界的 28%。中国 GDP 当中每一美元产生的二氧化碳排放量是欧盟的 3 倍左右。

但是,造成中国高水平碳排放量的原因并不是其经济结构,而是其对能源的混合使用,并且效率低下。

中国制造业确实发挥了作用。在过去的 20 年中,中国在全球制造业中所占的份额翻了4 倍,从原来的 6%增长到 25%以上。在外国技术以及中国政府、国内和外国资本的推动下,其出口导向型工业基地规模激增。中国也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出口国。中国一直在接收发达经济体的外包生产,并已涉足全球供应链。现在,它拥有世界上最大规模的制造业,其 40%的产出都用于出口。但是,制造业排放仅占中国碳密集型经济排放量的一小部分。在全球范围内,制造业的二氧化碳直接排放相对较少。世界上约有 73%的碳排放是由能源生产而来。为了大幅度减少总排放量,必须采取行动减少这部分的排放量。由于工业生产也使用能源,因此制造业使用能源的过程间接地增加了排放量。在总能源排放当中,大约 25%都来源于工业用途。

中国碳排放的罪魁祸首是煤炭。中国约 60%的电力是通过燃烧煤炭产生的。中国的碳排放量将在 2030 年达到峰值,虽然中国承诺到 2060年实现碳平衡,但其仍在继续扩大燃煤发电能力。如今,中国每消耗一单位能源,其碳排放量都比美国或欧盟多 50%。

中国经济采取碳密集型增长模式并且得到快速增长,其结果是自

1990 年以来,中国的温室气体排放量翻了四倍,从每年 25 亿吨增加到100 亿吨,占这段时间内世界总增长的 50%以上。中国每年的总排放量约

为欧盟的 3 倍,美国的 2 倍。相比之下,自 1990 年以来,美国的二氧化碳排放量在 2007 年达到峰值,随后以平均每年 1.3%的速度下降。同期,欧盟的碳排放量减少了 23%,英国的碳排放量减少了41%。

补贴是中国碳排放量高的原因之一。能源政策是中国产业政策的重要组成部分。据估计,中国对各类型能源生产的国家补贴差异较大,但数额都相当可观。

以煤炭行业为例,中国的煤炭行业直接雇用了约 260 万人。据全球补贴研究中心(GSI)估计,煤炭行业每年获得 250 亿美元的补贴,而可再生能源的补贴为170 亿美元。总体而言,中国每年对化石燃料的补贴总额约为1000 亿美元。这些补贴当然会鼓励使用化石燃料,并且否定了一些提高效率的需求。中国还根据“一带一路”倡议在发展中国家赞助新的燃煤发电站。

三、在华经营的跨国公司如何发展

在华经营的外国公司似乎也受到了冲击。中国的地缘政治战争失去了不少全球公众舆论的支持,并给深入中国从事业务的跨国公司造成了公共关系问题。特朗普政府的关税尚未取消,技术制裁仍然存在,侵犯人权的相关报道也使更多公司陷入困境。这些公司需要在与中国相关的声誉损失和在中国赚钱的能力之间做出权衡。

未来的环境政策可能会给在华从事制造与商品出口的企业造成一定的货币成本。征收碳排放税并利用市场机制排挤高碳排放生产商的做法可能会对中国制造的产品产生惩罚性作用,但能够使竞争环境趋于公平,并有可能消除长期以来促使在中国建立生产基地的财政因素。在未来的 18 个月中,极有可能会看到在碳关税的助推下,工业生产移出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