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WTO事务咨询中心

全球贸易投资研究咨询中心
世界产业运行研究咨询中心
首页>WTO动态研究>G7 联合公报中提出WTO 改革目标

G7 联合公报中提出WTO 改革目标

21-07-06

2021 年 6 月13 日,七国集团(G7)首脑会议发布了一份联合公报,公报涉及到健康、经济复苏、未来前沿、气候与环境等多个方面。其中,该公报也提到了G7 成员构建现代化世界贸易组织(以下简称 WTO)的愿景。他们要求对 WTO 进行改革,处理有害的产业补贴以及特殊和差别待遇,重振谈判功能以解决长期存在的争端解决问题。该公报称,WTO 将于 11 月下旬在日内瓦举行下一届部长级会议,在此之前,各国领导人承诺“将继续努力,保持势头,确保 WTO 的现代化建设取得进展,以促进公平竞争,帮助实现共同繁荣”。该公报中涉及到与 WTO 改革有关的议题主要包括以下几个方面:

一、制定新的规则

特朗普政府指责 WTO 在处理对华问题上显得能力不足,认为需要制定新规则来应对非市场经济体构成的挑战。美国、欧盟和日本于 2019 年 1 月发表了一份三方声明,概述了针对 WTO 产业补贴规则的修改提案,但该提案很快遭到中国否决。该公报反映了 G7 领导人希望 WTO 应通过改革来解决的一系列问题,其中包括许多与中国息息相关的问题。G7 领导人表示,一份现代化的“全球贸易规则手册”将强化“防止不公平行为的规则,如强制技术转让、知识产权盗窃、降低劳动力和环境保护标准以获得竞争优势、国有企业扭曲市场的行为以及有害工业补贴,包括导致产能过剩的补贴。”

强制技术转让和知识产权盗窃是美欧日三方过去几年以来一直在共同推动的重点,并在中美第一阶段协议谈判中得到了一定程度的解决。美国曾多次批评中国窃取知识产权和将技术转让作为在华开展业务的条件等行为。中国政府否认了这些指控。

中国使用产业补贴的行为,尤其是钢铁和铝工业的补贴,受到了全球的批评,并被认为是导致全球钢铁和铝产能过剩危机的根源。WTO 上诉机构对《世贸组织补贴与反补贴措施协定》中“公共机构”的定义作出了解释,这化解了对中国使用产业补贴的异议。美国认为,上诉机构对这一术语的解释过于狭隘,导致许多中国国企超出了其定义的范围。

七国集团领导人还呼吁“应适当运作 WTO 的谈判职能和争端解决体系,要求解决长期存在的问题,”但公报中未作具体阐述。

二、特殊与差别待遇

很多观察者认为,也许在公报中提到的最敏感的贸易问题是 :“以更公平的方式来推动各国履行规则手册中的不同责任,其中包括处理针对特殊和差别待遇的措施,使其反映全球经济的发展,但要继续考虑到最不发达国家和低收入发展中国家的特殊需要。”

长期以来,特殊和差别待遇都是日内瓦的热点问题,并且当其涉及到中国时尤为明显。美国认为,中国不是发展中国家,应该比发展中国家履行更多的义务。中国政府称,中国本就比其他发展中国家履行了更多的义务,但也表示,其作为世界上最大发展中国家的地位不应受到质疑,它应该继续享有特殊和差别待遇的权利。

中国并不是唯一一个希望维护 WTO 现有特殊和差别待遇体系的国家。美国在 2019 年 2 月提出一项提案,它将为发达国家制定标准,从而有效减少享受特殊和差别待遇的 WTO 成员数量。该提案在当时引发了巨大争议。

特殊和差别待遇在任何 WTO 谈判中都是一大极具争议的问题,也是正在进行的渔业谈判的主要症结所在。

该公报还呼吁“应更加严格地遵守现有的现代化规则手册,其中包括更加尊重和遵守透明度义务,并加强 WTO 的监督和审议功能”,由此呼应了美国此前对 WTO 成员通报不力行为的批评。特朗普政府领导下的美国甚至提议到,应对多次未能履行透明度义务的 WTO 成员采取惩罚性措施。欧盟最终支持了美国的一项最新提案,其也提出要对通报不力的成员国进行惩罚。

三、WTO 第 12 届部长级会议

七国集团领导人希望 WTO 的下一届部长级会议能取得实质性成果,尤其是完成渔业谈判以及推进有关电子商务规则的诸边倡议。该公报表示,“展望 11 月举行的世界贸易组织第十二届部长级会议(简称 MC12),我们将与其他 WTO 成员共同努力,在当前问题上取得进展,包括就渔业补贴多边谈判作出重要结论,并推进电子商务谈判。”

该声明也认可迄今为止就国内服务业监管规则所做出的诸边谈判工作。这些谈判过去一直是多边进行的,但是,一旦 WTO 成员在 2017 年部长级会议上无法达成协议,他们就会选择以诸边方式进行。

贸易部长们也受邀来完成一项针对妇女经济赋权的部长级成果,以“促进妇女参与贸易和经济赋权”。

在 2015 年 WTO 部长级会议上,WTO 成员就禁止农业出口补贴和管理出口竞争的规则达成一致,但自该会议以来,他们还未取得任何重大多边成果。自 2017 年 12 月以来,WTO 没有举行过部长级会议。该会议通常每两年举行一次,但在东道国哈萨克斯坦的要求下,2019 年的会议被推迟了六个月,随后又因疫情而被推迟。自上届部长级会议以来,WTO 改革已成为其更大的关注焦点。这次会议背后的推动力之一是美国致使 WTO 上诉机构“停摆”。自 2017 年年中以来,美国一直阻挠该机构的任命,导致其从2019 年12 月开始无法受理新的案件。现如今该机构没有任命任何新成员。多边谈判在 WTO 也陷入了僵局。2020 年是达成限制有害渔业补贴协

议的最后期限,被认为是达成多边成果的最成熟时机,但 WTO 成员却未能按时达成协议。

四、针对《与贸易有关的知识产权协定》的豁免

针对《与贸易有关的知识产权协定》(以下简称 TRIPS)中的某些规则,一些 WTO 成员起草了一份豁免协议。领导人们也讨论了他们所做出的努力。印度和南非一直致力于豁免更多TRIPS 中的义务,它们表示,这将使其能够更快从冠状病毒大流行中恢复过来。美国和其他发达国家最初对这项提案犹豫不决,但后来拜登政府还是批准了一项只针对疫苗的知识产权豁免。与此同时,欧盟继续反对针对豁免TRIPS 义务所作出的努力。

该公报指出,“为强调公平获得新冠疫苗,我们将支持低收入国家制造疫苗;为指出知识产权在这方面的重要性,我们将建设性参与到 WTO 关于知识产权作用的讨论当中,包括按照 TRIPS 与 2001 年提出的《关于与贸易有关的知识产权协定和公共卫生的多哈宣言》一如既往地开展工作。” 在 2001 年提出的《关于与贸易有关的知识产权协定和公共卫生的多哈宣言》中,WTO 成员明确规定了应在何时灵活运用 TRIPS,以确保“人人都能获得药品”。该宣言表示,WTO 成员“有权授予强制许可,也有自由决定授予此种许可的理由”,并称每位成员都可以“决定什么情况能构成国家紧急状态或其他极端紧急状况”。

在与七国集团领导人会晤之前,WTO 总干事恩戈齐• 奥孔约• 伊维拉(Ngozi Okonjo-Iweala)呼吁七国集团于 7 月前在豁免TRIPS 规则方面取得进展。

五、全球供应链议题中重点关注到强迫劳动

七国领导人同意终止“不必要的贸易限制措施”,以支持“开放、多样化和安全的弹性供应链”,其总体目标是增加医疗用品供应,以“为应对此次及以后的大流行病维持全球供应网”。

该公报指出,全球供应链中的强迫劳动也是一大问题,“包括受国家资助的弱势群体和少数民族的强迫劳动,涵盖了农业、太阳能和服装行业”。有报道称,中国在维吾尔族穆斯林占多数的新疆省使用强迫劳工。新疆生产番茄、棉花和多晶硅产品。该公报称,“我们承诺将继续共同努力,包括通过国内措施和多边机构来保护个人免受强迫劳动的伤害,并确保全球供应链不受强迫劳动的影响。”

七国集团领导人呼吁贸易部长们“明确加强合作和共同努力的领域,以消除全球供应链中使用各种形式强迫劳动的现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