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WTO事务咨询中心

全球贸易投资研究咨询中心
世界产业运行研究咨询中心
首页>WTO动态研究>美学者认为 G7 推动的全球税收方案走在正确的道路上

美学者认为 G7 推动的全球税收方案走在正确的道路上

21-07-06

2021 年 6 月 5 日,由世界主要经济体组成的七国集团(G7)宣布就全球最低公司所得税率达成了共识。根据 G7 达成的方案,G7 国家将共同推动提高对全球企业的所得税税率。但是在协议生效之前,需要得到更多国家的正式批准,而且仍然有许多细节尚待制定。尽管如此,许多观察者仍将该方案称之为“历史性协议”。6 月 7 日,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国际政治经济学教授丹尼• 洛迪克(Dani Rodrik)撰写专栏文章对此予以评论,以下是该评论主要内容,供参考。

七国集团(G7)的这份协议主要包含两方面内容:其一,协议提出对最大的企业,全球征收的所得税税率最低不得低于 15%。其二,无论这些实体的总部位于何处,他们的一部分利润都必须回拨至他们开展业务的国家并在那里缴纳企业所得税。

按照超级全球化的规则,各国必须展开竞争,向全球企业提供更加有利的交易。但 G7 协议的目标则清楚地表明,这些规则正在改变。直到最近, 也是由于美国的反对才阻碍了全球税制一体化的进程。但现在却恰恰是拜登政府在推动这项协议。

自从 20 世纪 80 年代开始的公司税逐底竞争以来,平均法定税率已经从接近 50% 下降到了 2020 年的 24% 左右。许多国家有大量的税收漏洞和豁免条款,甚至将有效税率降至到了个位数。更具破坏性的是,跨国企业能够将利润转移到纯粹的避税天堂,例如英属维尔京群岛、开曼群岛或百慕大地区, 而无需将任何实际业务转移到那里。根据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加布里埃尔• 祖克曼 (Gabriel Zucman) 的估算,美国公司的海外利润中有极大一部分都被算作在这些避税天堂的收入,而实际他们只在这些地区雇用了极少的人。

当各国拥有相似的优惠政策并且希望避免囚徒困境时,关于公司税下限的讨论就最为强烈。在囚徒困境中,降低税收的唯一原因就是防止资本流向其他地区。这种做法可能适用于大多数发达国家,但肯定不是所有国家,例如爱尔兰、荷兰和新加坡。但是,当各国在发展水平和其他特征方面存在较大差异时,适合某一个国家的做法就可能会成为另一个国家经济增长的障碍。

当较贫穷的国家采取较低的税率时,美国和高税收的欧洲国家就可能会抱怨税收收入减少。但是并没有办法阻止这些国家单方面以更高的税率对其本国公司征税:他们可以简单地根据企业从国内市场获得的收入份额进行计算,再对企业的全球利润征税。正如祖克曼所说,每个国家都可以独立做到这一点,根本无需全球协调。

这正是 G7 协议第二部分想要解决的(尽管它只能解决一部分问题)。根据协议,利润率至少为 10% 的大型跨国企业必须将其全球利润的 20% 分配给他们销售产品和服务的国家。

除了按国家分配利润之外,美国更倾向于采取全球最低税率的原因是, 它不希望本国企业由于超高的税率,导致其相对于其他国家的企业处于劣势地位。但这种竞争动机与贫穷国家吸引投资的愿望并没有什么不同。如果在这种竞争当中美国占据上风而后者败北,那并不是经济逻辑的问题,而只是相对实力的问题。

最初拜登政府希望将全球最低税率定为 21%,但最终以15% 妥协,这应当足以缓解与较贫穷国家之间的紧张关系,使他们接受并签署协议。在这种情况下,全球规则和国家主权之间找到了恰当的平衡点。

但对于像美国这样的国家来说,这样做的代价是税收减少,除非在协议第二部分增加回拨分配的份额。最终,如果一项全球制度能够增强各国根据自身需求和偏好设计和管理本国税收制度的能力,那么这样的全球制度很可能比尝试国际税收一致更加稳健和持久。

目前可以明确的是那些作为纯粹避税港的国家或地区并没有什么可抱怨的,他们只在乎账面利润转移,而不会引进新的资本。他们帮助全球企业避税, 而其他国家的国库则为此付出了相当大的代价。全球规则完全有理由防止这种公然的以邻为壑的行为。G7 协议正是朝着正确方向迈出的重要一步。